<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击杀
    爱特琳娜冲过破碎的大门,先看到站在大厅内的秦然,接着就看到了大厅内的遍地死尸。

    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正的看到眼前的情形后,爱特琳娜却依旧是难掩心中的惊骇。

    不过,这样残酷的情形,让神庙执事越发的铭记着秦然之前的吩咐。

    “莱恩,怎么样?”

    “你没事吧?”

    爱特琳娜事一脸关心的问道。

    “当然。”

    秦然微笑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看向了一脸惊骇,怎么也无法掩饰的三位‘荆棘神庙’的祭司。

    在接触到秦然的目光时,即使秦然没有露出任何的杀意,甚至,还显得彬彬有礼。

    可三位‘荆棘神庙’的祭司却仍然如临大敌。

    毕竟,地上就躺着一位祭司。

    对于司默克,三人可是十分的熟悉。

    不仅是对方的恬不知耻,还有对方的实力,都是一清二楚。

    这样的人死在秦然的手中,足以让三位祭司对秦然的第一印象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

    哪怕在来时,三位祭司就已经听到了爱特琳娜的介绍,已经知道了秦然的身份,但远不如眼前看到的真实。

    看看那一地死尸。

    再看看司默克的尸体。

    这就是纳威亚城‘绿石’的首领吗?

    这就是那位神秘‘杀手之王’的实力吗?

    三位祭司心底默默的想着。

    “三位阁下请不必惊慌,我很清楚我的敌人是谁,而我手中的利刃只会面对敌人,不会对朋友出手。”

    “特别是爱特琳娜的朋友。”

    秦然说着,就与神庙执事对视了一眼。

    两人同时露出了一个微笑。

    尤其是神庙执事,笑容中带着甜蜜和些许羞涩。

    看着两人的模样,三位祭司心底恍然。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疑惑‘绿石’的首领为什么愿意站在‘荆棘神庙’一侧的话,现在则是不用疑惑了。

    眼前,已经一目了然了。

    “莱恩先生,‘荆棘圣杯’在哪里?”

    其中一位年长的祭司轻咳了数声。

    在解除了心中一个疑惑的同时,年长的祭司更关心‘荆棘神庙’的圣物。

    另外两位祭司也是如此。

    事实上,要不是爱特琳娜说出了事关‘荆棘圣杯’,‘荆棘神庙’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派出三位祭司。

    “应该就在这栋房间内。”

    “我刚刚进入这里就发现这家伙和‘财富神庙’的祭司勾结,忍不住之下就出手了,并没有来得及搜索。”

    秦然这样的说道。

    年长的祭司点了点头,对着身旁的两个祭司一挥手。

    两个稍年轻的祭司和爱特琳娜马上就行动起来。

    至于秦然说谎?

    他们并不会这样认为。

    先不说一地的尸体,单单是秦然就没有说谎的必要,不然的话,根本不需要爱特琳娜去通知他们。

    而很快的,随着那个装有‘荆棘圣杯’的罐子出现,更是让三位祭司深信不疑。

    “亵渎温妮莎女士的家伙们!”

    “他们应该被烧死!”

    两位年轻的祭司在看到罐子外表上的秘法文字,且闻到了那股海水的腥味时,就变得怒不可歇。

    年长的那位虽然没有说什么,但神情中的愤怒也是显而易见的。

    海水的污秽,在这个世界可是众所周知的。

    要是‘荆棘圣杯’的气息惹来了什么大怪兽的话,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一想到‘荆棘圣杯’差点被海怪夺走的事实,三位祭司在庆幸的同时,越发的愤怒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是一大批人出现了。

    巴掌大小,闪烁着光芒的金币,表明着来人的身份。

    财富神庙!

    “司默克祭司!”

    这些来自财富神庙的执事、祭司在看到司默克的尸体时,纷纷惊呼出声,然后,整齐划一的用愤怒的眼神看向了荆棘神庙的三人。

    虽然在来之前就接到了通风报信者的描述。

    不过,这些财富神庙的执事、祭司并不认为会真正的出事。

    一直到代表着司默克祭司的灵光从神庙内消失,才发现不对。

    可就算是这样,这些执事、祭司也带着一丝侥幸。

    直到那冰冷的尸体出现,才打破了这一丝侥幸。

    “该死的,你们杀害了司默克祭司!”

    “你们要为司默克祭司偿命!”

    一位财富神庙的祭司大喝道。

    “偿命?”

    “盗窃、侮辱圣器,他死有余辜!”

    年长的祭司冷笑了一声。

    “什么?”

    “埃德森你在胡说什么?”

    “司默克祭司不容许你污蔑!”

    财富神庙的祭司一愣,然后,就大怒的反驳道。

    年长的荆棘神庙祭司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敲碎了那个装满了海水的罐子,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荆棘圣杯’捧了出来。

    当那海水出现的时候,被同僚死亡激怒的财富神庙祭司终于有些冷静了。

    而当‘荆棘圣杯’出现的时候,财富神庙的祭司脸色大变。

    ‘荆棘圣杯’被盗的事情,整个纳威亚城都知道。

    可现在‘荆棘圣杯’出现在了这里……

    难道……

    一个不太好的想法出现在了这位祭司的心底。

    “你们这是污蔑!”

    “司默克祭司只是来这里收取一份贡献金而已!”

    财富神庙的祭司,当然不会说出心底的想法,反而越发强硬的说道。

    “一份贡献金?”

    埃德森祭司扫了一眼大厅角落里的大箱子,刚准备在说什么时,就看到了爱特琳娜慌张的跑回来。

    “埃德森祭司,不好了、不好了。”

    神庙执事脸色苍白的说着。

    “怎么了,爱特琳娜执事?”

    “不要慌张,慢慢说。”

    虽然被打断了对话,但是因为爱特琳娜找回‘荆棘圣杯’的功劳,埃德森并没有介意,反而是和颜悦色的问道。

    可另外一位财富神庙的祭司就不行了。

    “这就是‘荆棘神庙’的礼仪吗?”

    “一个小小的执事也敢这样无礼?”

    “在财富神庙内,像她这样的执事,只配在仆人房内操弄最下贱的活计!”

    财富神庙的祭司满是讥讽的说道。

    顿时,引来了另外两位年轻祭司的怒目而视。

    因为,两人很清楚,这次之后,爱特琳娜一定会披上祭司长袍,和他们一样,成为荆棘神庙的祭司。

    可现在却被对方讥讽为在‘在仆人房内操弄最下贱的活计’!

    爱特琳娜这样了,他们又算什么?

    难道也要去仆人房吗?

    年轻才有的热血和冲动让两位祭司的呼吸开始急促。

    两人准备要对方好看了。

    不过,有人更快。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中,出言不逊的财富神庙祭司应声而飞。

    而且,这并不是结束。

    寒光一闪。

    还在半空中的财富神庙祭司就被一柄长剑穿透,且钉在了一旁的墙壁上。

    鲜血顺着剑刃,沿着那不停晃动的身体缓缓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