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民国之文豪崛起 > 203【熟人】 (为盟主“Seven丶小七”加更)
    “轰!”

    简易的防御工事终究不牢靠,打着打着,那一人多高的围墙居然被挤塌了,砸伤不少村民。

    “杀呀!”

    张鸣九趁机大喊,指挥带枪的溃兵冲锋。

    那些兵跟土匪混做一团,从塌掉的围墙处冲突。近距离之下,步枪威力极大,根本不用瞄准就能打到人。

    村民们瞬间就死伤好几个,被杀得节节败退。

    红枪会首领马学魁提枪大喊:“不能退,再退妻儿父母就保不住了。兄弟们,随俺杀啊!”

    马学魁疯狂地冲上去,他是练家子,一枪戳中土匪的咽喉,接着抽枪又扫倒一个。

    “砰!”

    马学魁的胸口冒出汩汩鲜血,他想继续杀敌,可身上的气力却被抽走,不甘心地扑倒在地。

    “爹!”

    一个少年怒吼着,不要命地冲上去,在接连戳死两个土匪,身上连中三枪。他还在咬牙坚持,又是一枪戳中土匪,却被旁边的敌人用铁棍砸中脑袋。

    马学魁和儿子,都不是曹庄的人,他们是隔壁马芦庄的。

    为了对抗官府和土匪,这一片的庄子都联合起来组建红枪会,一村有难,各村支援。

    父子二人死后,陈家庄的黄子明就成了首领。他举枪大喊道:“给马坛主报仇!杀呀!”

    众村民义愤填膺,他们的人数是土匪的三倍有余,顿时豁出性命,疯狂地往前冲。

    这阵势,把土匪都吓住了,胆子小的掉头就跑。

    “砰砰砰!”

    溃兵们连续开枪,又打死几个村民,双方随即混战成一团。

    周赫煊见时机已到,立即策马跑到张鸣九身边,笑道:“恭喜大王,曹庄马上就能攻破了。”

    “啥大王,叫俺司令,叫大帅也可……”张鸣九话没说完,就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自己腰部,那里有个弹孔在流血。

    “砰!”

    周赫煊抬手又是一枪,直接把张鸣九打得脑袋开花,冷笑道:“老子也是练过的。”

    弄死了张鸣九,周赫煊又拍马冲向围墙,放声大喊:“不好啦,有埋伏,司令被人打死了!快逃啊,大家快逃啊!”

    连声数声,终于有土匪回头。在看到张鸣九命丧倒地后,这些土匪立即没了战心,一个接一个转身逃跑。

    那些溃兵知道不能逃,再咬咬牙就能攻下曹庄,但被溃败的土匪裹挟着,也只能混在人群当中逃窜。

    黄子明已经杀红了眼,见土匪正在溃逃,立即死命狂追,大喊道:“为马坛主报仇!”

    六七百个村民顿时兴奋起来,疯狂大叫着痛打落水狗。

    周赫煊骑在马背上,瞄准其中一个带枪的扣动扳机。也不知是手抖还是什么原因,居然命中旁边的倒霉蛋,他也不气馁,反正往土匪堆里疯狂开枪。

    活了两辈子,周赫煊还是第一次杀人,没有任何恶心的感觉,反而还有点小兴奋。

    不过土匪已经快要冲到跟前,惜命的周赫煊连忙打马让开,免得死于混战当中。

    孙家兄弟看得目瞪口呆,孙永浩说:“哥,先生好阴险啊。”

    “那叫聪明!废话少说,快去帮忙。”孙永振说完就往周赫煊那边冲。

    其实不用他们冲,溃败的土匪就是往这边逃的,转眼间就跟兄弟俩照面。孙永浩比周赫煊的枪法好得多,他专检带枪的打,基本上一枪解决一个。

    仅仅只有两个人、一把枪拦在前面,上百土匪居然被吓到了,自发地改变方向往旁边逃。

    十三四岁大的孟学科兴奋无比,抽出戏台上使用的花枪,飞快奔跑着追击土匪。

    “学科,回来!”母亲张云鹤惊慌喊道。

    孟小冬的父亲也是练武生的,顿时也抽出把花枪往前追,一方面是保护儿子,另一方面也是趁机杀土匪。

    三伯父孟鸿群和大伯父孟鸿芳,见状跟着冲上去,孟鸿芳大喊:“春和班带把儿的,都跟我上!”

    男人们纷纷加入其中,就连那胆小的车把式,也在地上捡块石头跟着跑。

    周赫煊大乐,骑着那匹驽马狂追而上,砰砰砰几枪把子弹打完才停下。

    孙永振虽然个矮腿短,却跑得极快。他的枪借给周赫煊了,此刻掏出两把短匕,见到土匪就扎腰子,被他扎中的当场死不了,但不看医生的话,绝对活不过今天。

    周赫煊也没闲着,他嘴皮子比枪利索,骑着马边跑边喊:“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听到这个声音,终于有跑累的土匪停下脚步,趴在地上乞求饶命。

    土匪们已经行军半天,又厮杀了近20分钟,早就疲惫不堪了。一个接一个放弃逃跑,跪着的、趴着的满地都是,甚至连带枪的溃兵都有些选择投降。

    最后只剩几个最前边的土匪还在逃,周赫煊打马冲上去,截在前方举着空枪喝道:“投降不杀!”

    有两个土匪明明手里有枪,却已经完全吓破胆,当场噗通跪下。其中一人连连磕头喊:“军师饶命,军师饶命!”

    追上来的村民还不解气,对那些土匪拳打脚踢,甚至有个村民直接一锄头挖掉土匪的半个脑袋。

    周赫煊怕出意外,连忙说:“别打了,先用绳子绑起来!”

    红枪会头领黄子明立即喊道:“对,听恩公的,都绑起来。”

    就在村民捆绑土匪之时,黄子明走到周赫煊跟前,单膝跪地道:“多谢恩公救命之恩。”

    周赫煊笑道:“我只是自救而已,没出啥力。”

    黄子明抬头问道:“恩公,你不记得我了?”

    “你是?”周赫煊感觉是有些面熟。

    “天津城外的粥棚,我喝过你的善粥啊!”黄子明激动地说。

    周赫煊一拍脑袋:“哦,是你啊。当时你蓬头垢面的,现在洗干净了脸,我都认不出来了。”

    黄子明转身对村民说:“大家伙儿,这就是我说的大善人周先生!他在天津放粥,救了俺们好多山东人,俺弟弟还在他的希望小学读书呢。”

    村寨里有个老者,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走过来,作揖道:“恩人啊,请受老朽一拜!”

    周赫煊连忙扶住:“使不得,使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