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七八十年代养老生活 > 27.两章合并
    "还能有什么问题, 就是老二家的眼皮子浅, 非觉得闺女在家里吃白饭, 赶紧送出去才好, 就找了媒人过来, 说正月那个日子不够好,得换日子。"

    这思想也是奇葩了, 自己亲生女儿,家里又不是揭不开锅了,前后也才一个多月而已,她是怕以后婆家对她女儿太重视吧!

    别人家都是留着女儿,不想太快把女儿嫁出去,这个二嫂子倒是好, 这么作贱女儿的名声。

    高明娟也是脸色大变, 这个表姐可真是可怜了,这样被嫌弃是吃白饭的,算是被赶出家门了,幸好她娘很疼她,她没有这样可怕的娘,不然得哭死了。

    "二嫂这样,人李家能愿意?我二哥也愿意?"林佳一脸疑惑道。要是谁家都这样想,就是林家愿意,李家也不一定愿意吧!

    "李家表面上还行, 倒是没说什么,李家二小子也高兴得很, 不过谁知道人家心里在想什么。至于你二哥,这耳根子是越来越软了,他都不稀罕自己闺女,我才懒得管他。"

    说到林正荣的时候,老太太就更气了,他小时候他们可不是这样教他的,可是分家以后就爱听她媳妇的话,她媳妇这两年自己当家做主,也是越来越拎不清。

    这些年她不是没管过,但夫妻两个嘴上答应了,行为却没什么改变她和老头子也懒得管了。

    横竖他们也六十多岁了,有人孝顺,还管那么多干吗?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那么多儿孙,要是全自己来管,能不能活到今天还是问题。

    林老爷子虽然不说话,但都是同一个想法。其实要是真强制的管,也不是管不住。林老爷子没问过,但老太太是问过孙女林丽丽的。

    本来打算着,要是孙女不愿意呢,他们就给她做主,不能这么就过去了。可是她自己说愿意,两个人是自由恋爱的 ,她也想早点嫁过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们才不想管的,不过这一点他们就不会告诉自己的女儿了。

    林佳表示理解,人和人不一样,家庭情况自然也不一样,虽然不喜欢这种做法,但她并不想做什么,默默看着就好了。随意插手别人的家事,容易招来埋怨,她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现在才是早上十点,李家来接人的时间是下午三点。林家的亲戚会在林家吃一顿午饭,然后送嫁的人就跟着接人的队伍到李家去,不是送嫁的就自行散了。

    和两个老人说了一会儿话,林佳就带着高明娟去了她二哥家。毕竟是来帮忙的,不可能等饭点再去吃饭去。

    比较亲近的几家女人都已经在正屋里了,男人则在厨房和院子里切切剁剁的,不过这年头没太多能吃的东西,大家都是聚在聊聊天,做做小活而已。

    不像后世的农村,家里办酒席要杀猪宰鸡鸭,做各种大菜,累得要缓好上几天才能好。

    林家大嫂子张小萍第一个看见林佳进门,赶紧招手道:"你娘俩终于来了,快过来火盆边,刚才我就看见你在路口下了马车,不过知道你会先去找爹娘,我也没有叫你。"

    其他几个嫂子、侄儿媳妇都看向林佳母女,纷纷向两边挤着让了一个小空位出来,搬来两个小板凳,招呼着她们坐火盆边。

    林佳也不客气,直接坐过去,然后道:"我是不是来晚了,还有什么事能做的?"

    张小萍往林佳和高明娟手里塞了小小地一把瓜子,道:"没事了,菜都洗好了,就等着几个大厨做了,不然我们哪能这么闲。"

    农村酒席女人是不能沾手的,菜由女人洗,可做菜只能男人来,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就有的习俗了。

    "那我还真来晚了,不过你们动作太快了吧!"林佳有点尴尬,她可真不是想只吃不干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呵呵……"

    这回谁都没接话,将近十个人只互相看看,貌似心照不宣地笑了。林佳一愣,这又是什么意思。

    其实林佳很不解,她没有多问你。反正等一下总会知道的,估计又是有什么拿不出手的东西。

    "对了,二嫂在哪里?还有几个孩子,我都没看见他们。"

    "喏,不都在丽丽屋里嘛!人家亲娘和家里的小姑娘都在,忙着跟丽丽说话,就我们这些老人在这里帮忙。"张小萍笑道。

    林佳也附和了一个笑容。

    这时候高明娟凑过来,在林佳耳边低声道:"我也想去看看丽丽表姐,不想坐在这里,娘带我去好不好?"

    高明娟这个小姑娘,对婚礼这种事情还是比较好奇的,虽然她已经看过好几个表姐出嫁了,但这份兴趣还是不减半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佳也低声回道:"不了,你自己去吧,那屋里都是小姑娘,我先坐在这里跟你大舅母们说说话,待会再去。"

    高明娟见此就轻轻地起来,自己跑到林丽丽房间去了。

    林佳坐在这里很少说话,瓜子也拿在手上没磕,就听着几个女人聊天,她们东家长西家短的什么都说,不时哈哈大笑。林佳自己虽然插不上嘴,但是听八卦还是听得挺高兴的,没有太多尴尬的情绪。

    林佳的三嫂王家英神秘兮兮地道:"你们知道不,昨天晚上王三家娶的那个新儿媳妇被揍回家了。"

    其他人感觉到了八卦的味道,赶紧追问:"怎么了,怎么了?"

    王家英正想开口,隔房的一个嫂子就先说了:"这我知道,前天早上她在鸡窝里偷吃了一个鸡蛋,还骗她婆婆说,鸡没下蛋,结果被她妯娌的孩子告发了,昨儿就撵回去家去了。"

    "吃生鸡蛋啊!"

    "生鸡蛋算什么,饿的时候连草根都能生啃……"

    她们说话的声音都是抑扬顿挫的,怎么夸张搞笑怎么来,林佳也觉得挺有趣的。这一点倒是一样,无论世道怎么变,女人说八卦的时候都差不多。

    坐了一会儿,就听外面有人打招呼,说林正昌带着媳妇回来了。

    林佳心念一动,待会得单独找林正昌问问,离她上次去县城已经有十天了,不知道托他办的事情有没有消息了。

    林正昌带着杨梅进来,然后和几人寒暄了几句,然后就喊着林佳到隔壁林家大房去了。横竖也没有什么事情,坐在这里还不如先谈点正事。

    时间不多,他们依旧是直接谈了找门路的事情。

    "姐,你托我办的事情我已经打听的差不多了。我只搭上了副厂长那里,别的贪多嚼不烂就没问,他权力够大,走他那里就可以了,而且他一直都很有分寸,在厂里三十多年了,我们不用担心会暴露什么。"林正昌低声道。

    "这样就很好了,不过你确定他真的可靠吗?"林佳也不由自主地把声音降低,因为真的就是在做见不得人的事。

    林正昌点头,严肃地保证道:"姐,他肯定可靠的,你还信不过我吗?我在这厂里干了七八年了,对有些事情还是很了解的。"

    林佳这就放心了,可靠就行,她其实也没做过这种事情,还是紧张的。

    "那他的条件是什么?"说得好听叫拉关系,说得不好听叫交易,双方各取所需而已。

    "做到副厂长那个位置上,很多普通人缺少的东西都是不缺的,要是他都缺的东西,我们也找不到。还有,姐,其实我虽然打听了,可一直在纠结一个事情,一时半刻的也不敢联系他,只是知道一点大概而已。"

    "正昌,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打算这样走后门不好,对其他考试的人不公平?"林佳其实有点猜出来了,招工的名额很少,林正昌是凭自己的努力考上去的,也许他真的就会这么想。

    "有一点。"林正昌愣了一下才点头,没想到他姐也这么想,既然她都这样觉得了,又为什么非得去做呢?

    "要是两个孩子能自己考进去,我也不用这么费心让你和别人拉关系了。你这样想也很正常,但是其实每年都有和你一样考进去的人,也有和我们一样想拉关系的人。所以真正有本事的人不会被挤掉,不是吗?"

    其实林佳也不想的,别的走后门的人也不想的,可拉关系走后门即使不是有自己的本事,和家庭的本事和努力也分不开。

    有时候根本说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办,在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你不走,别人也要走,你自己走了,心里又有点过不去。

    只能说,真正有本事让别人看上的人,是不会被走后门的人挤掉的。

    "你不喜欢就算了,我不是非得逼你去做,这事就算了吧!"林佳不喜欢强人所难,这人还是她亲弟弟,他不做她就自己来好了。

    林正昌看他姐失望的样子,赶紧道:"姐,不是,你说的也有道理,既然都打算好了,就别算了。反正我们只是拉关系,考不考的上还得两个孩子自己努力,还是继续吧!"

    早知道他就不提了,他姐说得对,也是他自己钻牛角尖,要是孩子最后真没本事,他们也帮不忙,还是得试试。

    "副厂长家别的普通东西都不缺,就是缺电器,我听说他想要电视机。还有就是明年他女儿要结婚了,儿子也快娶媳妇了,可能还需要一些棉花和别的结婚用品。"

    其实林正昌一直觉得这件事悬的很,连人家高高在上的副厂长,都找不到这些东西,何况是他们这些乡下人。

    不是他妄自菲薄,或者看不起自己姐姐,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有门路的,一般都是上面的人,下面的人即使再厉害,手也伸不到别的地方去。

    林佳皱着眉头道:"这个确实比较麻烦,我要回去想想办法。"

    麻烦的不是弄不到这些东西,而是怕弄到的东西太好,暴露了时代。她还要好好去淘一些旧货,最好不要从自己这里出去,才能满足这个副厂长的要求又不暴露自己。

    "姐,其实我们没必要这样的,你让他们去考一下试,考不上就继续留在家里种地好了,反正不缺吃不愁穿的。在城里好是好,但那也太麻烦了。"林正昌再一次劝道。

    林正昌的担心不无道理,这个时候,城里人的工作名额实在是比较难弄,多少乡下人都想到城里拿着铁饭碗吃国家饭。他姐的心思他也懂,可没必要为了工作,这样铤而走险。

    "行,我听你的,要是考不到就算了,反正这事儿也是真麻烦。"

    林佳也是想过的,反正两个孩子呆在农村,她也不是养不起他们,只是觉得到城市当工人会比较好,不仅有工作,还能开阔视野,所以才做这样的打算。

    要是真的有风险的话,她怎么可能会冒着暴露自己的危险去做这种事情,做事还是要量力而行的好。

    "好吧,那姐你要小心一点,找到了就赶紧去找我,然后我把需要的那些东西弄回来,让几个孩子也早做准备。

    离考试也就只剩两个月了,考试挺难的,要不是我当时做了很多努力,可能也考不上。几百几千人一起考试,能录取的其实也就到十几个人,拉到关系的也不少,要是孩子不努力也考不上,还白费了心思。"林正昌嘱咐道。他们都这样了,要是没效果还真的很不好。

    林佳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又问道:"那天我走了以后,杨梅有没有跟你说什么?我一直担心着呢,你们两个的婚姻关系……我都有点害怕。"

    "没事,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其实我们最近一直挺好的,没那么多问题。"

    林正昌说的都是实话,杨梅的大姐她爱人找到了别人,买到了奶粉,不用他们担心。这是杨菊无理取闹在先,杨梅也跟她翻脸了,大概以后杨菊都不敢再麻烦她们家,这事儿还要感谢他姐呢!

    "这就好了,杨梅是个好姑娘,你要好好珍惜她,不过要是实在没办法,也不要耽误了人家。"

    毕竟林正昌是一个男人,不好和杨菊斤斤计较,杨梅又是他亲妹妹,也不好直接把脸皮撕破。这么说她这次还做了一件好事,不管怎么说,这事过去了就好。

    就是后世这么开放的时候,没有孩子的婚姻都会寸步难行,摇摇欲坠,何况是这个还比较传统的时候呢!

    为了生一个儿子,再多的女儿都可以被抛弃。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了,还一个孩子都没有。要是杨梅受不了要离婚,她就是作为林正昌的亲姐姐,也说不了人家不对。这个婚姻,要用更多的心力去维护。

    两人一起出去了,就见杨梅等在外面,时不时搓搓手,跺跺脚。

    林正昌赶紧凑上去,心疼地道:"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不在二哥家,我很快就回去了。刚才来的路上就够冷了,还这样不爱惜自己。"

    林佳还在呢,杨梅一阵尴尬,白了林正昌一眼,然后道:"行了,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哪是来找你的,我来找姐,姐你跟我进屋去吧,我有事儿跟你说。"

    林正昌疑惑,他怎么不知道杨梅找他姐有事,林佳则让他赶紧去林正荣家看看有没有事情做。妻子和姐姐都要自己走,再好奇他都只能离开了,一直在想这两个人能有什么事儿。

    和杨梅又进了屋里,林佳好奇地问道:"杨梅,你有什么事儿?"

    "姐,我是来跟你道歉的,那天我大姐实在太过分了,我已经很认真跟她解释,可她就是不听,还这样说你。后来我已经骂过她了,以后她不敢再这样了。"

    杨梅觉得自己丢脸死了,她这人最是不爱低头,但那是她大姐在她家做的事情,还做得那么难看,她总得道歉才行。

    "她是她,你是你,你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不会混为一谈。我一直都知道你很好,也不会怪你,当时我也给自己出了气,这事就过去了,你不用放在心上。"

    林佳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其实也是真的不在乎,和那种人计较太久,只会累到自己,当场出了气就行。

    "还是姐大度,我家大姐要是能像你这样就好了,不会让我烦。"杨梅松了一口气,不计较就好了。

    "呵呵!"树叶都还不一样,何况是人。

    大姑子和弟媳妇其实没有多少事情好说,说完了上次的事情就没话了,两个人很快一起出去,不然一直呆在一起,又无话可说,会是很尴尬的。

    到了林正荣家的时候,两个饭桌已经摆在正屋里了,到时候男客人与林家男人一桌,女的客人一桌,林家的女人孩子就只能在厨房坐着吃了。

    等客人坐好了,林佳也帮着端了两碗菜上桌。直到这个时候,林佳才知道,那几个人心照不宣的笑是因为什么。

    桌子上的菜有六个,还没荤菜,这也正常,毕竟荤菜不好弄。不过就算是素菜,每样就少少的一点盖了碗底,上面全是空的,这也太寒酸了。这个桌子要坐十个人或者更多,怕是每个人只能吃两口。

    现在可是没有前几年穷的,谁家请客都得做好了准备,就算没有多少好菜,家常菜的分量也要足,决不会这个样子。

    不过想想也正常,一个人自己的女儿都嫌弃是吃白饭,想早点送出去的人,还能有什么大方的心思来招待这些亲戚。

    林佳没上桌也没去厨房,而是装了一点饭菜就到林家大房和两个老人一起吃了。看到那些菜,老太太忍不住又骂了林正荣几句,这人要毁了林家的名声了。

    林佳在这里是坐立不安,做什么都觉得不对,说话又和别人没有共同语言,还好有一个高明娟陪着她。

    只希望李家赶紧把人接走,她就可以回家了,在不熟悉的地方,全是不熟悉的人,她没有安全感。

    嗯……三十多岁的林佳,其实是很缺乏安全感的。

    下午两点多快三点的时候,李家接亲的人终于来了。

    人不多,李家加上新郎就只有七个人,还有两个新郎的朋友和媒人,整好是十个。虽然衣着都不怎么好,但个个脸上都是笑呵呵的,一看就很喜庆。

    林佳特意关注了新郎官李国旗,他高高瘦瘦的,长相一般,穿着一身打了几个不起眼的补丁的衣服,脸上也有笑容,但更多是紧张。

    不论是哪方面,都比自家几个孩子差远了,怪不得高家这么早定亲,其实不止小姑娘,好小伙子也是很多人赶着嫁的。

    两家的大人热热闹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好话之后,林丽丽就在林家几个姐妹的簇拥之中出来了。

    林丽丽也是瘦瘦的,脸色还有点发黄,用红绳编了大辫子,戴了一朵小红花在头上,羞得头都不敢抬起来。

    看了看新郎新娘新衣服上的补丁,又看看自己和女儿身上崭新的衣服,她觉得自己好像太高调了。

    这年头,衣服不是普通没特色就可以的,最好还是打个补丁,等会回去就打做,不用怕没面子,最重要的是安全。

    粮食珍贵,酒自然也很珍贵,不会出现用酒灌男方家人的做法,所以两家人就只是或坐或站着地继续说话。

    张小萍已经换了一身比刚才好一点的衣服,毕竟她是要送嫁的人。她凑到坐在角落的林佳身边道:"你两个儿子过年以后也要结婚了,你现在不好好看看,以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佳看着前边闹哄哄的场景,挺不喜欢的,无法想象自己在那里笑得前俯后仰的样子。

    无奈地笑了笑,道:"大嫂,我家年后是娶儿媳妇,不是嫁女儿,该看的是要嫁女儿的人。"

    大房还有个大女儿,估计明年或者后年就嫁出去了。

    张小萍看向乖乖坐在林佳旁边的高明娟,打趣道:"说的跟你没有闺女一样,你闺女现在十四岁了吧,就比我家的小两岁,再有两年也能嫁人,有没有看好的人家了?"

    高明娟瞬间就被调侃得红了脸,挽住林佳的胳膊,低声道:"大舅母,你可别乱说啊,人家才不要嫁人呢!"

    林佳拍拍小姑娘的手,道:"没呢,我要多留他几年,十四岁还太小了。"

    高明娟可是要继续上学的,林佳不能接受她这么小就谈恋爱。

    张小萍嫁过来的时候,林娇娇还在家哪!她顿时睁大了眼睛,惊讶地道:"十六岁就结婚的人还觉得自己闺女小,想多留几年?"

    林佳更无奈了,这么小就嫁人可不是她干的事,但是她现在就是林娇娇,只能一脸后悔地解释。

    "我那时候是太傻了,女人本来就不容易,要是不在家多享几年福,早早结婚,到了夫家累死累活的,还不是苦了自己。 "

    张小萍这回也没话说了,女人就是苦,没谁是不苦的!尤其这个小姑子,以前在家就是被二老捧着的,日子过得不能再好。可现在年纪轻轻的,男人就死了,这个样子真是可怜。

    今天不是感伤的时候,她赶紧转移了话题道:"说实话,你家闺女养的真是好,看着就灵气健康,可比丽丽那丫头好看多了。"

    林佳正想回话,这时就有人大声叫"大嫂快来,得走了",张小萍只好赶紧起来,跟到前边去。

    林娇娇和几个嫂子的关系并不太好,她们嫁过来的时候她还在家没有嫁人。那时候她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宠着,几个哥哥也比较护着她,脾气比较大,几个嫂子都看不惯,但是只能忍着,关系好不起来。

    林家送嫁的人去了八个,就是四对夫妻,要是高红阳还在,他们夫妻也是该去的。但是林佳现在是寡妇,就不能去了,寡妇送嫁没有好寓意,很忌讳的。

    当然了,这样正合她的心意,她一直都想早点回家,根本不想呆在这里。

    等林丽丽走了以后,林佳就带着高明娟回去了,自然还是坐张大爷的马车。因为她根本就没想过要留多久,早就约好了时间让张大爷来接。

    现在已经是腊月初十,再有二十天就要过年了。

    春节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无论是穷还是富,所有人家都会好好准备过年,一起迎接新气象,抛去过去的晦气,这个就与在什么年代无关了。

    高家自然也是一样的,但是却没有太多要准备的东西,因为想要的一般都买不到,他们又在农村,不像在城里,过年还有一些平时没有的国家供应物品。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吃的东西不是很缺,林佳也不吃零食,只准备买一点糖果瓜子。至于新衣服,之前已经每个人都有新的了,在一年之内,林佳都不会再买第二次。

    林佳上次和张三月号交易的日期是腊月十五,他估计又收到了一批东西,而林佳需要把他预定的东西给他。

    马上就过年了,他定了那么多东西,肯定也能够卖得很好,毕竟过年是人们最不会省钱的时候。他还真的是有远见,光挑一些小巧又稀缺的东西,作为年货是再好不过了。

    林佳又要进城,几个孩子自然是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也想去,但是没有说要一起进城。

    其实林佳觉得很奇怪,这几个孩子又活泼又聪明还孝顺,其实还挺有主见的。以前不敢提要求也许是因为原主脾气不太好,可现在她这个当娘的也不会训他们了,为什么还是不敢提出自己想要什么呢?

    都要出门了,他们还没有开口要一起去,都是大人了,这样看着显得很可怜的样子。于是林佳只能主动提议道:"要不今天大家一起去买年货?或者你们自己去玩玩?"

    "好啊!好啊!"四个可怜兮兮的孩子瞬间欢呼起来。虽然家里离县城很近,但是他们很少去县城玩,现在能一起去,简直就是意外的惊喜。

    他们赶紧去穿上上次林佳给他们买的新衣服,动作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快,生怕林佳后悔了不等他们一起。

    一家人坐在马车上,林佳把买东西用到的票和前都拿给高明华,表示今天的东西都由他们来买,她要去做别的事情。

    接过票和钱,他们都觉得自己被委以重任。虽然对林佳不和他们一起行动很不解,但是他们不敢问,毕竟她有自己的秘密是很正常的。

    张大爷坐在马车前面,听着后面的一家子在说话,心里一直在想着能不能跟他们借点票。他帮队上赶马车的,平时就能像现在这样拉人,一年下来能攒一点小钱,可是没票,很难买到东西。

    "高……明华他娘,我看你有不少票,你能给我一点吗?我用钱跟你换。"一路上欲言又止的,快到县城的时候,张大爷终于还是开了这个口。

    林佳道:"大爷,你要什么票啊?"

    "我就想要粮票,不多,两三斤就够了。"其实张大爷是想吃肉包子了,但是家里没肉票,还不如直接要粮票,然后再县城买蒸好的肉包子。

    他一个没家没口的,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几年了,早点享福才是正经事,钱留着不用,谁知道以后会便宜了谁。

    "行,不过大爷,你可别给别人说啊!我这里票也不多的。"给粮票是没问题,可现在粮食太珍贵,她不想以后有麻烦。

    "行,我哪里会说呢!"张大爷很高兴地答应了。

    林佳拿出一张三斤的粮票,递给张大爷,然后接回六角钱。

    马车走到县城门口,林佳就和几个孩子分开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一共一万二千字,明天就没有了,星期三零点准时更新。作者明天考试,不想一直记着这事,小天们体谅一下,爱你们,么么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