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59章 打爆更乌!
    可惜,宁凡没有太多时间思考那百倍劫闪的事情,因为牛满山又来抢夺他的肉身掌控权了。

    金焰巨人手中盾剑早已散去,此刻再度激发天牛族的遁甲纹,一拳古魔破山击轰出,轻易便将那百倍劫闪轰成粉碎。

    破碎的劫念红芒照亮了水域。

    此地所有强者都被金焰巨人的强大镇住了,连血神更乌都奈何他不得!

    “这就是那白衣阎罗的力量吗!竟能轻易压制血神更乌!”一个个异族强者额头冷汗直冒,丝毫没有想到牛满山会帮助宁凡的可能。

    实际上,这个有着远古大修实力的金焰巨人,虽然是宁凡的万古真身,但硬要说是宁凡却又不太准确。

    并不是宁凡一个人。

    而是宁凡与牛满山合二为一的产物!

    牛满山之所以能逃出封印塔,是因为他将真灵附身在了宁凡体内,更用了一种类似半夺舍的天牛族秘术,将自己的真灵融合到了宁凡身上。

    上一次他也是用了类似的手段跑出来的,有一个擅入封印塔的倒霉天影族强者,被他当成了媒介。

    可惜那个时候他一出封印塔,便脱离了那个媒介异族,将之灭杀,故而异族一方根本不知牛满山有类似的附身神通,可将一身修为全部灌入宁凡体内。

    这种半夺舍的秘术与普通的附身不同,风险很大。倘若宁凡心肠够毒,修为够狠,甚至可以吞掉牛满山的远古大修修为,化入己身。

    当然,若是宁凡真的这么做了,短时间内自然好处巨大,等同于直接接收了一名远古大修的全部修为;但若是从长远来看,此举会直接毁掉宁凡的所有道基,令他终生止步于远古大修之境,等同于用灌顶的方法直接拔高修为了,副作用相当明显。

    如此一来,宁凡虽说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却也不屑于过河拆桥,暗中吞噬牛满山的修为了。

    而牛满山正是瞅准了这一点,才敢借宁凡的肉身,施展秘术逃离封印塔。

    数个时辰内,他会和宁凡共同使用肉身;数个时辰后,这种半夺舍会失效,他的真灵会从宁凡体内脱离。

    到那个时候,宁凡又会变回原本的修为;但眼下,他却可以任意使用牛满山的修为,来嚣张,来放肆!

    这种半夺舍的状态,让宁凡几乎有点分不清自己的身份了。自己是宁凡还是牛满山了?脑子有点混乱呢。

    那感觉很奇妙,虽然神智有些错乱,但浑身上下却力量充沛,只要一念动,便可摘星拿月,易如反掌!

    当初蛮荒之战,宁凡也短暂地体会过远古大修的感觉,那一次,他让眼珠怪附身,和阴墨老祖一战,震惊天下。

    这一次,他又一次机缘巧合,令远古大修附身,短暂获得了大修层次的力量。

    与上一次不同的是,当初的宁凡修为尚弱,故而阴墨一战,他几乎全程都在充当看客;而这一次,他的神灵识海,隐隐可与牛满山的意识分庭抗礼。第一拳重创血神更乌,第二拳击碎百倍劫闪,这里面有一半是牛满山在出力,剩下的一半,则是宁凡的功劳!

    “牛!牛!牛!”

    血神更乌好似疯了一般,接连不断地朝金焰巨人释放着百倍劫闪。旁人认不出宁凡有牛满山附身,它岂能认不出!牛满山近在眼前,它定要把牛满山暴揍一顿,才能罢休!

    轰轰轰!

    一道又一道足以灭杀弱小准圣的百倍劫闪,被血神更乌不要命地轰出,继而又被金焰巨人轻描淡写地挥动铁拳,砸灭了。

    金焰巨人使用的古魔破山击,不是普通的破山击,而是融合了天牛族遁甲皮纹的破山击,威力远超血神更乌的百倍劫闪。

    而当古魔破山击的连击优势发动,金焰巨人一拳重似一拳,所占的优势越来越明显!

    当连击数达到八百左右,金焰巨人只一拳,便轰灭了十根百倍劫闪的光柱,威力已是百倍劫闪的十倍!

    轰!

    又是一拳八百古魔破山击!

    血神更乌庞大到无法形容的血肉之躯,竟被金焰巨人一拳打穿,血染水域!

    重伤!

    这一拳直接命中要害,使得血神更乌的气血量有了巨大削弱,直接削减了十分之一左右!

    血神更乌发出凄厉的惨叫,那惨叫声传到此地强者的耳中,所有人都震撼地说不出话。

    这就是宁凡的真正实力吗!

    血神更乌在他手中,竟好似毫无反抗之力!

    “噜希希噜噜噜噜噜!”

    惨叫声中,血神更乌怒意更重了,将体内寄生了上千万水蛭全部释放了出来,向金焰巨人发动攻击。

    上千万水蛭,因吸食血神更乌的气血生长,一个个全都强大无比,最弱的都是真仙实力;水蛭大军之中,仙帝级别的存在,便有超过百只!

    上百只仙帝级别的水蛭,领着上千万真仙之上的水蛭,那气势极其骇人,便是二阶准圣见到这一幕也要头皮发麻。

    可惜,它们面对的不是二阶准圣,而是达到三阶的远古大修!

    “一百名仙帝么,就算是本座,都要费些力气了…”口中说着忌惮,但金焰巨人的脸上,哪有半点忌惮。

    只有牛满山一贯的目中无人,以及宁凡一贯的冷静沉着。

    召唤,天牛肠胃!

    牛满山冷笑一声,居然将自己的肠胃空间召唤了出来。而后铁拳连挥,古魔破山击轻易就将成片成片的水蛭灭杀。

    没有一只水蛭能近它的身!

    只因这不是普通的古魔破山击,而是一名远古大修在发怒,在挥拳,便是仙帝,挨上一拳也得毙命!

    轰轰轰!

    成千上万的水蛭被灭杀,尸血全都被蠕动的天牛肠胃给吞吃了。

    只二十息不到,牛满山接连挥出了数百拳,将眼前的上千万水蛭全部击毙了。

    水蛭的尸体,则全都被天牛肠胃吃掉了…

    嘶!

    水底全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任谁看到有人在二十息之内杀光一百名仙帝,都无法冷静的!

    反而是金焰巨人一脸嫌弃,将肠胃空间的召唤解除,厌恶地打了一个饱嗝。

    “太难吃了!这些水蛭的味道,恶心地简直就像本座憋了几百万年的大便!若非为了补充体力,本座打死也不生吃这些恶心玩意!”

    吼!

    血神更乌被金焰巨人侮辱性的言语激怒了!

    它的一生,从未有如眼下这般愤怒过!

    空前愤怒的结果,是它的巨型身躯居然散发出某种奇异光芒,开始了某种进化。

    更乌持环进化!

    传闻更乌一族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有机会在短时间内进化成。

    持环更乌,顾名思义,就是持有圣人环,可大幅提升更乌一族的实力!

    “太好了!是持环进化,血神大人要进化成传说中的持环更乌了!若持有圣人环,那阎罗小儿便是再厉害,也绝对不会是血神大人的对手!”

    对更乌一族有所研究的众异族准圣,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皆是喜不自胜。

    原本见识过宁凡的强大后,他们都对战胜宁凡一事不抱希望了。可此刻,血神更乌在极端怒火之下进化,又一次带给他们信心。

    血光,渐渐从血神更乌的巨型躯体之上脱离,在它的口中,幻化出了一个血色光环!

    相比于血神更乌巨如星域的身躯,这血色光环太小,太小。然而此地的强者,却无一人敢忽视这血色光环。

    因为这血色光环不是旁物,正是始圣才能拥有的始圣之环,却在更乌极端愤怒之下,幻化了出来!

    “持环更乌么,有点麻烦了…”金焰巨人皱了眉。

    便在血神更乌进化出始圣之环的瞬间,一道猩红光柱从其口中打出,直奔金焰巨人而来。

    仍是攻击方式单一的劫闪!

    但这一次,却不是以往的百倍劫闪,而是…三千倍劫闪!

    这等威力的劫闪,绝对不是常态状态的血神更乌能够释放,常态之下,百倍劫闪便是它的极限。

    可它此刻不是常态!

    始圣之环拿在森罗手中,和拿在血神更乌手中,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此刻的血神更乌,持有始圣之环,借助此环之力,它的劫闪缠绕了第三步轮回之力,竟使得劫闪的威能达到了恐怖的三千倍!

    金焰巨人全力挥拳抵挡,甚至将遁甲纹的防御开启到了极限,然而仍旧无法完全卸掉这一击的伤害。

    噗!

    金焰巨人咳出一口鲜血,虽勉强击退了三千倍劫闪,但还是受了些伤势。

    也因为这些伤势,金焰巨人的眼中,有了一丝狠色,一瞬间换成宁凡来主导身体。

    三千倍劫闪,固然可怕,但与三千古魔破山击相比,又如何!

    “小子,持环更乌不可力敌,我们姑且撤退吧。有本座在,纵然打不过持环更乌,但要带你们安全离开此地,还是很容易的…”意识深处,牛满山的意识对宁凡劝道。

    “前辈不是要吃乌贼团子吗!还没吃到口,就这么离开,岂非一大憾事!”

    吼!

    血神更乌又释放出一道三千倍的劫闪光柱,灭世般袭来!

    金焰巨人周身,十字光环陡然开启,大把回神米塞入口中,双拳连挥,迎着三千倍劫闪光柱冲了上去。

    轰轰轰轰轰轰轰!

    十七拳!

    金焰巨人连出十七拳古魔破山击,才挡下三千倍的劫闪,虽挡下,但却又一次被那劫闪力量震伤。

    血神更乌没有给金焰巨人休息的时间,紧随前一道三千倍劫闪,发动了第二击。

    但这却正合宁凡心意!

    就是要这样才好!

    就是要这样一击连着一击才好!

    唯有势如暴雨的对轰,才能体现古魔破山击的强大,若是断断续续的对攻,反而会打断古魔破山击的连击之势,令连击数重新计数!

    倘若是那种灵智较高的远古大修,看穿了古魔破山击的弱点,绝对会卡住时间,在适当的时候干扰金焰巨人,打断金焰巨人的连击。

    可惜血神更乌有那个智商吗!

    没有!

    它的智商连三岁小孩都不如,更因为怒火燃烧,连最后一丝思考能力都失去了,这才进化成为逆天无比的持环更乌。

    没有智慧的生物,宁凡何惧!

    轰轰轰轰轰轰轰!

    金焰巨人丝毫不惧三千倍劫闪,铁拳暴雨般打出,要将眼前一次次轰至的三千倍劫闪全部毁灭!

    三百拳以前,金焰巨人需要十七拳,才能挡下一击三千倍的劫闪。

    六百拳以后,挡下劫闪一击,只需十二拳!

    八百拳以后,只需十拳!

    一千拳以后,只需九拳!

    两千拳以后,只需三拳!

    三千拳以后,只需一拳!

    一拳之威,竟可以正面轰碎三千倍劫闪,再不受任何伤势!

    这一刻金焰巨人的恐怖气势,连牛满山都怕,然而宁凡却没有惧怕,只有古魔破灭意志贯穿身心!

    魔威如天!

    三千拳,不是宁凡的极限!

    自三千拳开始,金焰巨人逐渐占据上风,开始再度压着血神更乌打。

    四千拳!

    五千拳!

    六千拳!

    血神更乌的三千倍蛮闪已经完全不是金焰巨人的对手了!

    七千拳,金焰巨人一拳之威,竟直接打爆了血神更乌口中的始圣之环!

    “阎罗小儿居然连始圣之环都打爆了!在这末法时代,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吗!”异族准圣们全都吓得发抖。

    当八千古魔破山击打出时,血神更乌的巨型肉身,竟被金焰巨人一拳打爆!

    整个水域都是血神更乌的破碎肉身,以及从肉身内部掉落出来的古老财宝!

    那拳芒波动横扫开来,更是将此地所有生灵全部卷入了拳芒风暴之中!

    众异族准圣直接被拳芒风暴撞飞,皆狂喷鲜血,弱一些的异族强者,则直接陨落在了拳芒之下!

    直接苦苦抵御血神更乌的返天大阵,也在这一刻,真正被拳芒震碎,阵法下的所有东天修士,都被卷入到了拳芒风暴当中!

    “不好,玩大了…”

    金焰巨人面色一变,将护体金光开启到最大,将所有东天修士罩入其中。

    幸而他出手保护地快,否则这些东天修士怕是有不少人会卷入拳芒风暴陨落的,那可不是宁凡想要的结果…

    宁凡对于力量的控制力似乎还不够呢,不过想想也是,这种连血神更乌都能打爆的力量,当然不可能被尚是仙王修为的宁凡掌控自如的。一个不慎,莫说反噬自己人了,便是反噬己身都有极大的可能。

    “希希噜…希希噜…希希噜噜噜…”好可怕,好可怕,这人是怪物!

    无数乌贼碎肉当中,一只只有蚂蚁大小的乌贼真灵,悄然逃走了。

    宁凡当然注意到那只逃走的乌贼真灵,他本想去追,可却被牛满山劝阻了。

    “放它走吧,更乌一族若是拼死,可引爆真灵。它们的真灵自爆,可普通人不同,威力是普通真灵引爆的数十倍,故而很多真界修士都爱捕捉更乌真灵,当做爆炸物使用,杀伤力极其惊人…以这只更乌的修为,若决心引爆真灵,整个东界河都会被夷平,其爆炸之威,甚至能波及到东天仙界,将一半以上的东天仙界毁灭…若你没有圣人级实力制住它,还是不要把它逼上绝路…”

    一听此言,宁凡暗暗一惊,哪里还敢捕捉那蚂蚁大小的更乌真灵。

    如此不起眼的真灵,一旦自爆,居然能夷平整个东界河,毁掉半个东天仙界…若真逼得更乌自爆,宁凡自己能不能保命,都是两说…

    众异族准圣一见血神更乌都被打爆了,谁还敢留在这里,一个个全都不要命的逃离了此地,生怕被宁凡击杀。

    今日宁凡魔神一般的身影,绝对会成为他们日后的道心阴影,阻碍他们一生!

    阵阵虚脱感传遍宁凡全身,虚脱的并不是宁凡本人,而是牛满山的力量。

    与血神更乌一战看似简单,但却将牛满山刚刚苏醒、为数不多的力量用了个干干净净。

    十字光环可以无限补充宁凡的法力,却无法补充牛满山的法力。

    击败血神更乌以后,宁凡的修为就已经跌落回常态了,已经无法发挥远古大修级实力,哪里还有余力击杀那些个异族准圣,只能眼睁睁放他们逃掉。

    对此,宁凡既感到遗憾,却也松了一口气。倘若敌人不逃,而是掉过头来围攻他,他反而要头疼了。

    自己有几斤几两,宁凡还是知道的。能够击败血神更乌,靠的都是牛满山的修为,他虽然也有不少出力,但却不是取胜的最主要因素。

    一名准圣他都打不过,若是以本身修为,面对十三名异族准圣的围攻,他绝对没有好下场。

    “我没有本事追杀那些异族准圣,这也是最麻烦的地方。若是那些异族准圣见我没追过去,恐怕要不了多久便能反应过来,知道我已经没有余力再战了…要不了多久,他们一定还会回来的,所幸仙皇封印已经修复,在他们反应过来以前,我有大把时间,带着其他人撤离此地…”宁凡暗道。

    当然了,撤离此地以前,还有两件事要做!

    一是顺手收走此地数之不尽的更乌肉块、古老财宝。

    二是从界河水底带走一个人…

    宁凡退出万古真身,抬手间将整个水域的更乌肉块、古老财宝全部收走,而后带着一众东天修士返回水面。

    将这些东天修士送出水后,宁凡却又转身,准备回到水中,回到第六路界河水底。

    “爹爹,你去哪儿!”仙萝莉一把拉住宁凡的衣袖,不让宁凡回到界河水底。

    水底的一幕幕,让她受了不少惊吓,那么危险的地方,她可不愿意让宁凡再回去冒险的。

    葬月等人虽然没有阻止宁凡,但同样疑惑地看着宁凡,等待宁凡的解释。

    “不必担心,我只是去水底接一个人,不会再和那些异族准圣交手的。”宁凡一笑,回答道,拍拍仙萝莉的头,转身跃入水中。

    听宁凡这么说,葬月顿时没好气地撇撇嘴。

    她用脚趾头思考,都知道宁凡冒险跑回水底,是去接女人,而不是男人。

    好色到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程度,她谁都不服,只服宁凡…

    至于向螟子等东天老怪们,则会心一笑,表示理解。

    英雄难过美人关,拯救东天的英雄,看来是要去水底接他的美人了…嘿嘿,这等风流韵事,想必很快就能成为东天修士的谈资了。

    至于安全问题,他们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宁凡重返水域会有危险,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迷信宁凡的强大了。

    在他们眼中,宁凡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远古大修,又或者,有某种手段能在短时间内达到大修级实力。

    这样的宁凡,是不用担心其安危的,该被担心的,应该是那些个异族准圣吧…

    “可我还是有些担心爹爹…别人看不出来,但仙仙看得出来。爹爹之前使用的远古大修力量,感觉不对,绝对不是他本身的力量…那个力量在和大乌贼打斗的时候,应该已经用光了,爹爹这一次回到水底,万一遇到危险,该怎么办…”其他东天修士都在为劫后余生而欢喜,可仙萝莉笑不出来,她在担心爹爹。

    “好了,不用担心那个小霪贼。他那么狡猾,怎么可能会冒险,此行肯定是胸有成竹的,就算力量不足也能自保。该被担心的,是我们才对。我们一行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尤其是几名准圣,伤势最重。若不快些赶回最近的关隘治疗,恐怕会有准圣因为重伤而跌落境界了…”

    “可就算爹爹没事,我还是担心啊。我觉得,爹爹会再带一个女人回来…仙仙不开心,仙仙讨厌别人和仙仙抢爹爹。”

    “哼!不止是仙仙不开心,葬月姐姐也不开心呢。不对,我有什么好不开心的。他爱找多少女人就找多少女人,关我什么事!”

    …

    葬月等人猜对了一点,宁凡去而复返,回到第六路水底,确实是为了接走某个女人。

    但此事与好色无关,宁凡承过阿芙洛的恩情,此举只是为了顺手送个人情罢了。

    当然若是不顺手,他还会不会去救阿芙洛就不一定了。

    事实上,他早就听说阿芙洛被关入异族死牢,但却迟迟没有出手相救,便是这个原因。恩情是有,但他早已还了当日的提点恩情。回到异族是阿芙洛的意愿,宁凡遵从了这份意愿,将阿芙洛放走了;阿芙洛却因此,反而被关进异族死牢。这是阿芙洛自己要回水底的,一切后果,理应由她本人承担。

    话是这么说没错。

    但若是宁凡顺手就能救走阿芙洛,他也不介意救一救此女的。

    从前,阿芙洛所在死牢的周围,肯定有异族准圣坐镇,他哪有本事去救?

    但现在不同了。

    此刻异族准圣们都在忙着逃命,惶惶如丧家之犬,哪有闲心理会阿芙洛这等小事,倒是给了宁凡一个趁虚而入的机会。

    第六路水域某处,原本正在匆匆逃命的众异族准圣,忽然停了下来。

    “大神司,为何停下!”有人惊疑不定,问道。

    “不好!上当了!我等已经逃了半个时辰,但那阎罗小儿居然没有追上来!这里面,似有不对!”异族大神司面色难看道。

    “大神司是说,那阎罗小儿打败血神更乌后,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面对我等的围攻,故而才不追我们?”有其他异族准圣顺着大神司的提醒,猜测道。

    “没想到阎罗小儿都没来追我们,我们居然心惊胆寒地瞎逃了半个时辰,真是太丢脸了!此事若是传出,我等紫薇仙修还有什么荣耀可言!”有人恼羞成怒。

    “既然阎罗小儿已经没有余力和我们打了,不如我们再杀回去,杀他一个回马枪?”有人建议道。

    “不妥,不妥…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只是到阎罗小儿余力不足,却不知道那阎罗小儿还剩下多少力量。他的力量所剩无多,是肯定的,但这个无多,究竟是多少,却不好说。或许他还拥有击毙七名准圣的力量?或许他还拥有手撕五名准圣的力量?或许还能毙掉三人?或许一人都击杀不了了?又或许搏命之下,他虽然会死,却还能将我等一个不剩地全灭…没弄清此事以前,我们贸然回去,可能会因为莽撞,付出惨重代价…”异族大神司否决道。

    “可这是那阎罗小儿难得一遇的虚弱时机!若他修整完毕,我等谁是他的对手!他可是连血神更乌都能打爆的古之神魔!若是等此人修整完毕,卷入重来,来灭我等紫薇后裔,我等紫薇后裔怕是一个都活不了!”

    “哼!他不敢的!逼得急了,血神大人真灵自爆,他也休想落得好!若非如此,他岂会放血神大人的真灵逃走!”

    “可这是阎罗小儿难得的虚弱时机…”

    “他可能已经逃出水域了也说不准…”

    “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回去看看,就算不和他交手,也敢探查探查他的虚实。像这样什么都没弄清,就吓得狼狈而逃,绝非我紫薇仙修一贯作风!”

    “不错!我等还是应该回去调查一二的…一是调查此人底细,若他已经不在,我们还应该调查一下仙皇封印的修复情况,看看还有没有将之破坏的可能…还有一点,血神大人被打爆的碎肉,可都是绝佳滋补之物,也不知那阎罗小儿有没有将所有碎肉都收取走…”

    随着异族大神司一声令下,所有异族准圣调转方向,开始朝着天影族遗迹所在返回。

    便在异族准圣们为此事而忙碌的时候,宁凡却悄然游向了另一个方向第六路水域异族神殿所在之地!

    以宁凡的情报能力,轻易便得知,异族的死牢是在神殿之内。

    对于异族而言,死牢中的死刑犯,都是绝佳的祭品,可通过献祭,献给血神更乌服食。

    死牢中的祭品事关重大,一般是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死牢的,便是准圣想要接近死牢,都需要大神司的命令。

    死牢守备森严,平常都会有一名以上准圣、十名以上仙帝把守。

    可眼下不同了。

    因为天影族遗迹传来的惊世大战气息,所有异族仙帝不明真相,都朝天影族异族赶去了。

    这是异族神殿守备最空虚的时候。

    也是宁凡救人的最佳时机!

    死牢中有上千囚室,阿芙洛被关在最深处的一列囚室之中。

    囚室四壁刻满了封印水元力的符文,对于水族而言,有着无比强大的镇压效果。

    阿芙洛无悲无喜,看着囚室墙壁,但若是仔细看,会发现她的眼中,实际上深藏了一丝苦涩。

    她不该回来的。

    不该回来的。

    阿芙洛怎么都没有想到,当日宁凡将她擒走,无形之中,居然救了她一命。

    就在她被擒走的日子里,绝大多数的鲛人族勇士,都被当作祭品,喂食给了血神更乌。

    大神司欺骗了她…

    大神司明明承诺过,只要她一个人当作祭品就够了,但实际上,除了大神司的鲛人族心腹以外,所有人都是内定的祭品,没有一个无辜鲛人可以生还…

    都死了…

    她的族人们都死了…

    活下来的几个男性鲛人,也通通成了鲛人族的叛徒,将灵魂出卖给了大神司,这才得以保命…

    “我本以为,我的归来可以救下所有鲛人族人,但原来,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

    “再过不久,我也会成为祭品,被献祭给血神更乌吧…族人们都死了,就剩我一个人,或许死了也好…”

    “但为什么我会不甘心…我会想,给族人复仇…”

    “大神司也好,血神更乌也好,都是我倾尽一生之力也无法战胜的存在,可我不想放弃…我不甘心!那些族人被血神更乌吃剩下的遗骨,是何等惨状,我无法遗忘!”

    阿芙洛苦涩一笑。

    不甘心又如何…

    她连逃出囚牢都做不到,又谈何复仇呢。

    可笑的是,异族大神司一见她居然拥有了本我因果种,前途无量,居然愿意帮她除掉祭品身份,招揽她来对付宁凡。

    当得知族人全部被献祭,她怎么可能还帮大神司做任何事情。

    尤其是那件事情,居然还是对付宁凡,她就更加不可能同意了。

    和另一个自己相遇,她共享了很多记忆,也共享了那个女人对于宁凡的复杂感情。

    这种感情是不真实的,建立在一次次的媋梦当中,只有肉体的碰撞,没有灵魂的交流。

    但无论如何,宁凡的身影,都刻在了她的内心深处。

    无论是这个世界的自己,还是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都将宁凡留在了心里。

    阿芙洛柔掌一招,取出半只金箭。

    当日她折断金箭,一半交给宁凡,一半留给自己。她承诺要回报宁凡的恩情,可惜,她都已经自身难保了,怕也没有机会回报那份恩情了。

    那可是本我因果种的大恩呢…

    再见了…

    再见了…

    “听说你的族人都死了…你要保护的东西,似乎已经不存在了…”一道声音忽然从囚牢外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皆仙王守卫的惨叫声。

    阿芙洛芳心一颤,这个声音交缠她两个世界,她怎会不记得!

    是宁凡!

    但宁凡怎么会在这里!他可是紫薇仙修人人喊打的白衣阎罗呀!

    因为隔着囚牢的禁制,阿芙洛感应不到外界的大战气息,自然不知外界发生了何等大事。

    她豁然站起,扶住囚牢的铁栏,却又被铁栏上的符文弹开。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铁栏外,宁凡分开血染的水流,踏着守卫们的尸骨,走到她的跟前。

    逆海剑一剑斩开了囚笼!

    不只是囚笼,整个异族神殿都被宁凡一剑劈开!这里是东界河的紫薇仙修最神圣的地方,但却被宁凡毁去。这一次,紫薇仙修算是要被宁凡永远钉到耻辱柱上了。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阿芙洛红了眼眶。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

    被最最亲密的战友们背叛,却被曾经的敌人拯救,这算什么,算什么!

    “既然那么不甘心,就不要在这里等死了。你虽是异族,但看在我的面子上,日后生活在东天也是可以的。”

    “东天,我…”阿芙洛沉默不言。

    她从未吃过一个东天修士。

    当初出水以后,她甚至还没来得及斩杀东天修士,便被宁凡擒走。

    理论上,她和东天修士没有什么血海深仇,可是她是紫薇后裔啊,可以和那些紫斗后裔生活在一起吗…

    可以,背弃自己的祖先,背弃自己的信仰吗…

    “给你三息,再犹豫,我便捉你走好了,再一次将你关入玄阴界,取你泪水…”宁凡没好气地说道。

    他虽说笃定异族准圣们短时间内不会返回神殿,却也不敢在这里浪费太久,万一有准圣提前回来了呢?那可就不易脱身了。

    “关、关入玄阴界也好,反正我不想在东天生活…”似想到了什么香艳回忆,阿芙洛俏脸布满红晕。

    “也就是说,你宁愿被我关在玄阴界折辱,也不愿意好端端在东天活着是么…”宁凡嘴角抽了抽。

    心道阿芙洛莫非有受虐倾向?被他不小心开发出来了?

    他倒是误会阿芙洛了。

    实际上,阿芙洛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普通的东天修士罢了。从前都是当做敌人看待,如今一时半刻,很难改变观念。

    可宁凡不知道啊。

    他从未接触过有受虐倾向的女子,心想着要如何安排,才能让此女满意。

    此女既然想继续住在玄阴界,那便让她住吧,玄阴界那么大,多她一个不多。

    问题是怎么住…

    “牛前辈,你阅历丰富,听说过这种有受虐倾向的女子吗?”宁凡在意识深处询问道。

    此刻牛满山意识虚弱,哪有闲心和宁凡闲聊,听宁凡这么一问,想也不想便敷衍道,“哦,这种女子啊,我听说过,一个个都是磨人的小妖精,给糖不吃,给鞭子才吃,想要让她们高兴,绝对不能对她们好,要如此这般…”

    牛满山胡言乱语了一番,便因为意识虚弱,沉睡了。

    所以后来因为他的胡言乱语,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是一概不知的,也完全不想为此负责。

    于是乎。

    当阿芙洛再一次住进玄阴界后。

    她被宁凡以绳索困在了床上。

    “你干嘛捆着我,还捆得这么、这么羞耻…”阿芙洛下意识想要反抗,然而承了宁凡的救命之恩,她内心已经有了以身相许的念头,就算宁凡如此对待她,她也只当宁凡癖好古怪,不会反抗。

    只会忍着羞涩承受…

    “居然没有反对我捆她,看来牛前辈没有骗我,有着受虐倾向的女子,果然癖好都很古怪,居然会喜欢被人捆着…”

    宁凡暗暗腹诽,面上还是露出了和善的笑容,对阿芙洛道,“你关在囚室已久,今日先在此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去做,有什么需要,你可以传音给我。我与玄阴界心神相连,听到后自会来满足你的需求…姑娘放心,我对于有着特殊癖好的女子,不会歧视的。”

    宁凡言罢,闪身飞出玄阴界,独留阿芙洛一人,羞愤不已。

    宁凡居然说她有特殊癖好!

    宁凡才有特殊癖好好嘛!

    正常男人谁会把身体虚弱的女人四仰八叉捆在床上嘛!

    变态!

    太变态了!

    阿芙洛在内心腹诽宁凡的行为,这一切,宁凡自然不知。

    一救完阿芙洛,宁凡便凭借搜宝罗盘,感应到有数名准圣正朝着神殿赶回。

    想必是那些人感应到神殿被人毁掉,这才急着赶回吧。

    有异族准圣驰援而回,宁凡哪里还敢在此地久留,匆匆离去了,当然也就没有闲心考虑阿芙洛感受的…

    可怜的阿芙洛就这么被捆在床上,捆了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