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137章 万圣龙王
    第三水路平定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东界河。

    对于东天修士而言,这个消息自然令人士气大增。

    对于异族一方,则着实是一个坏消息了。

    此刻第九水路,朱雀关中,一众异族仙帝聚集在一起,一个个神情凝重,商讨着此事。

    不少异族仙帝都被宁凡的强势惊到了,其他东天修士几十年都无法收复的第三水路,宁凡才刚到没多久,就收复了。

    白衣阎罗,哼!好厉害的白衣阎罗!击毙八名仙帝,打跑一名半步准圣,如今界河准圣不出,还有谁能挡此子锋芒!

    “麻烦了!那白衣阎罗势不可挡,收复完第三路,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我们第九路了,若如此,计将安出?”

    “难,难,难!有仙皇封印在,我第九路的准圣前辈无法出水,协助我等守关。眼下朱雀关内,只有万圣道友一个半步准圣,以及仙帝十三人,整体实力并不比白虎关强多少。更麻烦的是,万圣道友此刻正在闭关,尚未出关…倘若那白衣阎罗杀至,我等绝非其对手!”

    “万圣道友居然还在闭关!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他居然还坐得住!”

    “紫斗余孽明明族运已灭,为何还能诞生出如此逆天的年轻一代,简直不逊色古之仙王了!苍天无眼!此子为何不诞生在我紫薇一脉!天意不公!”

    “哼!现在说这些废话还有什么用!想个对策才是正理,倘若那白衣阎罗杀上门来,凭我们这些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既然万圣道友不在,某便越俎代庖,替万圣道友拿个主意吧。依某之见,我等不如向大神司求援,由第六路派遣一位半圣,来助我等守关。若有两名半圣在,定能压制此子!”

    “哎,眼下形势不利,第六路哪里派得出援兵?那里虽是我等重兵所在,此刻也不过只有三名半步准圣坐镇。听说前几日第六路刚吃了败仗,三名半圣当中,有一人被青天白玉楼打成重伤。大军不得不暂时退回玄武关,据关死守…白衣阎罗不可小觑,青天白玉楼却也不是等闲之辈。纵然我等求援,第六路怕也派不出半圣支援的…”

    “可恨!真是可恨!若不是这界河封印限制,我等何愁没有半圣、准圣支援,何惧区区白衣阎罗!”

    “不管了!倘若那白衣阎罗真的敢来第九路,老夫第一个和他拼了!怎么也不能堕了我紫薇威名!”

    一众异族仙帝骂声不绝,话语里,偏又透着对宁凡的无穷忌惮。

    坐在异族诸帝下方的,是三名东天仙帝鬼花夫人、东陵仙翁、摩诃帝。

    这三名仙帝,先后叛出了盟军阵营,加入到了异族之中,如今奉了异族大神司的命令,在朱雀关协防。

    名义上是协防,其实就是给异族当奴才罢了。似这种会议,三人只有听的份,是没有资格插话的。

    此刻,三帝面色皆是难看,神情之中,更有难以掩饰的畏惧之情。

    畏惧的,是宁凡极可能会来攻打第九路。若宁凡真的跑来第九路,他们这些东天叛徒岂不是危险了?说不得会和元丹帝一个下场,当其冲,被宁凡铁血抹杀!

    “摩诃道友,现在怎么办?听说那宁凡抬手就能毙掉八名仙帝,百息就能打跑一名半圣。他已非昔年弱小蝼蚁,杀我等易如反掌。若他来第九路,定然不会放过我等。我等难道要陪着这些异族,留在朱雀关等死吗?”东陵仙翁暗中和摩诃帝、鬼花夫人传音交谈道。

    东陵仙翁是七劫仙帝,摩诃只是六劫,然而东陵和摩诃帝说话时,语气竟似有意似无意地带着一丝恭敬,似刻意讨好摩诃一般。

    “哎,我等叛入异族,皆被大神司种下死禁,倘若逃离朱雀关,死禁必定作…死禁死禁,叛之必死。只能一路走到黑,和这些异族死守朱雀关了!”摩诃帝敷衍道。

    “摩诃道友莫要拿这等言语敷衍我们。据我二人所知,你与元丹道友一样,和暗族、封魔巅颇有联络。区区死禁,应该难不住道友才对。要不是道友蛊惑我叛入异族,妾身再有胆子,也不敢行此事的。如今大祸临头,道友可要对妾身负责才是!”鬼花夫人娇滴滴地看着摩诃帝,媚笑道。

    “嘿嘿,死禁确实难不住本座。也罢,看在你之前的服侍份上,本座便帮尔等一把。倘若那宁姓小儿真的打来第九路,本座便带二位一起逃往北天!”摩诃盯着鬼花夫人的娇躯,似想到了什么香艳之色,笑容有些轻浮了。

    东陵仙翁、鬼花夫人皆是一怔,继而大有深意地问道,“北天?莫非…暗族与封魔巅的主力,都在北天?”

    “嘿嘿,天机不可泄露。”

    “好!若是道友能解死禁,待那宁凡小儿打到第九路,我便随道友一起逃亡北天,日后之事,我皆以道友马是瞻,绝不反悔!”

    “哈哈!甚好,甚好!嘘,噤声,那万圣龙王好像要出关了,嘿嘿,好大的动静!不愧是半圣!”

    正密谋着什么的摩诃等人,忽然神色一收,谈话被震耳欲聋的龙鸣声打乱。

    一听这龙鸣声传出,众异族强者皆是大喜,知道是闭关已久的万圣龙王出关了!

    “恭喜万圣道友出关!看道友的气势,此次闭关似乎收获不小!”

    “哈哈哈!确实收获不小,此次闭关,老夫已将乱石圣的十头之术,修至第八头境界!”万圣龙王大笑飞至,心情极为不错。

    万圣龙王此言一出,异族仙帝皆是大惊,继而狂喜。

    “竟修到了八头境界!如此一来,岂不是说二阶准圣以下,无人能杀道友了!”

    “道友纵然尚未真正破入准圣,只凭八头之术,也足以准圣之下无敌手的!”

    “有道友在,那白衣阎罗不值一提了!”

    “万圣道友,请你出手拿下白衣阎罗,让那黄口小儿知道我紫薇仙修的厉害!”

    万圣龙王龙眉一挑,大感不解。

    白衣阎罗,那是谁?

    他好像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是在宁凡成名之前闭关的,自然不知道所谓的白衣阎罗,指的就是宁凡。

    见万圣龙王并不知宁凡是谁,当下便有异族强者给万圣龙王解释了宁凡的凶名、战绩。

    一听宁凡竟能以仙王修为杀仙帝如屠狗,饶是万圣龙王城府极深,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过万圣龙王也是骄傲之辈,又自恃修成了十头之术第八头的境界,对于宁凡并没有任何惧怕。

    他自信,准圣之下他已经无敌手了,便是对上二阶准圣,对方也很难将他灭杀。

    区区宁凡,不值一提!什么狗屁白衣阎罗,此子不来第九路则已,若敢前来,便叫他变成死阎罗!

    这边,异族因为万圣龙王的出关,士气大涨。

    恰在此时,忽有一个漆黑魔腔,毫无征兆出现在朱雀关的上空。

    “魔腔?封魔巅古魔?是敌是友!”包括万圣龙王在内,众异族仙帝皆是一惊,如临大敌。

    魔腔这种古魔神通,唯有传承自远古的一些古魔,才懂得使用。此刻既有魔腔出现,必有强魔降临,不可不慎!

    摩诃帝却好似知道来者是谁一般,一见魔腔,登时大喜过望,对万圣龙王道,“诸位无忧!此人不是敌人,是在下从北天请来的援兵!”

    “哦?援兵!”一听来者是援兵,众异族强者皆是大喜。

    怪只怪宁凡的威名太盛了,就算万圣龙王领悟了八头之术,众人还是有些心里打鼓,没有十成的信心击败宁凡。

    但若是再多个领悟了魔腔的古魔援兵,形势无疑更有利。

    若众人没有感知错,来人,似乎是一只半圣古魔。

    如此一来,朱雀关便有两名半圣坐镇了,宁凡再厉害,还能以一打二,干掉两名半圣吗?

    朱雀关无忧矣!

    “本尊玄尾,家兄是百足道人。”一名古魔大汉从魔腔中走出,降临朱雀关,对朱雀关众强者傲然道。

    “什么!大名鼎鼎的玄尾道人!准圣百足道人的师弟!上古之时封魔巅悍将!曾以半圣修为毙过真正准圣!”

    一听来人魔名,众异族高手皆是大惊,便是心高气傲的万圣龙王,面对此魔都有些拘谨。

    怪只怪来人的名头太大了!乃是在上古成名的老魔头!可不是他这等末法修士可比的!

    万圣龙王暗暗在心中估算。他如今虽修成了八头之术,但若是对上玄尾道友的碧波火毒,胜算仍旧不过三成…

    此人很强!

    不过这样也好!

    有此人在,他就更加不必担心那个白衣阎罗了。

    对了,那个白衣阎罗叫什么来着,宁、宁…呃,忘记了,八头之术果然会减损修士记忆啊。

    不过算了。

    管那白衣阎罗叫什么,都不值得重视。此子,没有任何可能撼动朱雀关了!

    …

    宁凡并不知道,自己人还没到第九路,就已经在第九路异族之中,引了一阵恐慌。

    他亦不知,为何对付他这个声名鹊起的白衣阎罗,封魔巅甚至派来了一个古魔半圣,支援第九路的防守。

    当日解决了来俊帝的事件后,宁凡便辞别了罗睺等人,离开了第三路。

    百般考虑之后,宁凡将吓傻的来俊帝元神交给了罗睺等人照料。他可不是保姆,没时间照顾这等胆小仙帝的。

    收复第三路的后续事宜,有罗睺等人去做,他不必操心,也懒得插手。

    第三路的事情一办完,他便火离开了第三路,朝着第九路赶去。

    尚未收复的水路,只剩连接北天的第六水路,以及连接南天的第九水路。

    其中,第六水路异族仙帝较多,第九路较少。秉承先易后难的原则,宁凡决定将收复第九路,当作下一个目标。

    第九路,倒数第二关隘,万圣关。

    此关之所以叫万圣关,是为了纪念一件英雄事迹。无数年前,曾有一名东天仙帝坐镇此关之时,遇到了万圣龙王袭关。

    万圣龙王乃是第九水路的名宿老怪,实力很强,非那名东天仙帝可以匹敌。

    可那名东天仙帝还是决定拼死守关,最终牺牲了自己,保护了关中其他戍守修士。

    大名鼎鼎的万圣龙王虽然击杀了那名东天仙帝,却也被那名仙帝斩断了一根龙角,伤口怨念难化,至今断角无法重生。

    据说,万圣关的阵法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融入了当年万圣断角的力量。

    万圣关中,此刻有神虚双帝等东天仙帝坐镇。

    当宁凡来到万圣关,惊讶地现,素来只是和他表面客气的神虚双帝,这一次竟然极为热情地出关千里,只为迎接他一人!

    神虚双帝更是拿出无数珍稀灵果、灵酒,大摆宴席,只为替宁凡接风洗尘。

    修真界,终究需要靠实力说话。

    当宁凡只是一个小小命仙、真仙时,神虚双帝没有将宁凡放入眼中,甚至大份,以大欺小,和宁凡为难。

    后来,有乱古大帝罩着宁凡,神虚双帝对宁凡客气了不少,但那客气的根源,也只是因为敬畏乱古而已。

    再后来,宁凡因为和向螟子交好,获得了神虚阁的鼎力支持,身为神虚阁的支柱,向螟子的门徒,神虚双帝对宁凡更客气了,但那种客气,仍旧不是自本心。

    直到宁凡成为杀帝,于封帝大典之上做出击杀仙帝的壮举,神虚双帝才第一次自内心,将宁凡当成同辈看待。

    再后来…

    宁凡独闯暗族,全身而退。

    宁凡参与界河会盟,兵十一路,一次次干掉异族仙帝。

    而就在最近,宁凡竟以一己之力,击败一名半圣,毙掉八名仙帝…

    神虚双帝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如今的宁凡,实力出他们太多,他们只能仰视。

    如今便是双帝齐出,迎接宁凡一人,他们也不觉得屈辱了,反而觉得本该如此。

    宁凡有这个实力,让他们以礼相待!

    酒宴之上,觥筹交错。

    宁凡并不是心胸狭隘的人,神虚双帝主动和他示好,他不会落了对方脸面。

    不管从前彼此有何恩怨,此刻,他们只有一个身份,是共同守卫界河的兄弟,是袍泽。

    大义当前,小恩小怨不值一提。当然,有了从前的事情,宁凡不可能和神虚双帝掏心结交就是了。

    比起和神虚双帝虚与委蛇,他更喜欢和吕瘟、云雷把酒欢谈。

    吕瘟、云雷皆有神虚阁客卿的身份,自是随同神虚双帝一起坐镇第九路。

    有这二人陪宁凡喝酒,宁凡倒也不觉得这场酒宴无聊。吕瘟、云雷都是他微末时的朋友,彼此始于真心,是其他人无法相比的。

    当然,比起喝酒,宁凡更关心的,是第九路的局势。

    在第三路水底,他见到了异族的血神…那只巨如星空的乌贼,沉甸甸得压在他的心里。也因为见识到那乌贼的可怕,宁凡对于异族不敢有任何轻视,并不认为自己已经无敌于天下。

    想要收复第九路,还是需要事先打探清楚情报才可。

    宁凡问起了第九路的局势,在场东天强者自是知无不言,已跌落七劫修为的神空大帝,更似有意讨好宁凡一般,一面给宁凡敬酒,一面抢过了话题,主动给宁凡介绍起第九路的形式。

    这让场内不少强者暗暗鄙夷起神空帝的无耻。宁凡迹前的事迹,早就传遍东天。谁都知道神空帝曾以大欺小,欺压过宁凡,如此居然好意思放低姿态讨好宁凡,不觉得面红耳臊吗!

    呵呵。

    古人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此言诚不欺我!

    “宁老弟既然问起,为兄便给宁老弟好好说说第九路的形势。异族在第九路主关朱雀关中,放置了千万兵力,其中异族仙帝九人,半圣一人,东天叛徒三人那三名叛徒,宁老弟想必知道,摩诃一个,鬼花一个,东陵一个。九名异族仙帝,有五名六劫,两名七劫,两名八劫。异族唯一一个半圣,说来和这座万圣关倒是有些渊源,正是故事里提到的万圣龙王。此人神通很强,非等闲半圣可比,尤其是他的七头之术,更是邪恶可怕。传说一旦他变化出七个头颅,便是一阶准圣,也没有太大把握斩灭他所有头颅。且他的头颅似乎还有诅咒效果,可对攻击头颅的敌人造成反伤…那七头之术是否真的如此邪乎,我等并不不清楚。因为我等在第九路战了数十年,都无人见过万圣龙王变化过七头…”

    众人愈加鄙夷,心道神空帝倒是厚脸皮,一口一个宁老弟,也不怕这么称呼宁凡会折自己的寿。

    不过宁凡对这些细枝末节并不关注,他更关注的,是神空帝提到的万圣龙王、七头之术。

    听起来,这个万圣龙王,似乎比那万星子更加不易对付…

    “对了,为兄镇守第九路数十年,曾偶然寻到一处古修士洞府,似是从前的东天古帝所遗留,道友可感兴趣…”

    神空帝见宁凡对自己的讨好无动于衷,忽然话锋一转,眯着眼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