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门 > 第一千零八章 十面埋伏,虞姬?
    太诡异了。

    要知道那可是一个神境强者啊,那些树枝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死亡气息里面会出现这么多的树枝。

    “轰隆隆!”雷声轰鸣。

    灰色的死亡气息在这个时候也慢慢的减弱,里面开始泛起一抹抹蓝色冰晶的光芒,那原本是属于麟雨的气息。

    只是,现在这种气息却渐渐的在那些树枝上流动着,仿佛给那些树枝上染上一层蓝色冰晶铠甲一样。

    终于,灰色的死亡气息完全消散。

    一棵无比高大的红色巨树也显现在人类联盟弟子和妖魔两族大军的面前,在巨树的顶端,还有着几颗不同颜色的果实。

    红色,灰色,蓝色……

    每一颗果实上都流动着不同颜色的光华,上面有着无比复杂的花纹,看起来充满了神圣的气息。

    最主要的是,在这棵红色的巨树树干上,还有着一个小小的脑袋正渐渐的从树干中浮现出来。

    只是,那颗脑袋上已经再次罩上了斗蓬,灰色的死亡气息覆盖在脸庞上,根本看不清脸上的样子。

    令人惊颤的一幕。

    “是‘仇七’大人!他好像化成了一棵树?!”

    “不会吧?‘仇七’大人变成了一颗树?难道说,刚才麟雨大人就是被‘仇七’大人给误杀的?”

    “‘仇七’大人果然厉害,但是,他为什么要杀麟雨大人?”

    “不是‘仇七’大人杀的,是方正直……是方正直将麟雨大人换到了他的位置!”

    妖魔两族大军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罩在黑色斗蓬下的脑袋,还有那股死亡气息,还是让他们认出了那正是“仇七”。

    “南宫木,难道你所谓的计划,所谓的使命,就是要一辈子藏在影子里面,当一辈子的‘仇七’吗?”方正直看着南宫木那张再次隐藏起来的脸庞,心里也微微一动,毫不留情的开口道。

    “什么?!”

    “南宫木?哪个南宫木?!”

    “难道是南宫世家的那个……南宫木?!”

    人类联盟的弟子们听到方正直的声音,也都是一个个愣了一下。

    方正直说这棵树是南宫木变的?!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南宫木什么时候跑到黑石宫殿里面来了,而且,还变成了一棵树……

    难道,南宫木悄悄的潜了进来,又杀了仇七?

    可是,不对啊!

    如果南宫木真的杀了仇七,那方正直和燕修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又要如此仓惶的从里面跑出来呢?

    “难道南宫木就是……”墨山石的脸色一白,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但是,这个想法实在太过于不可思议,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修儿,怎么回事?”燕千里此刻心里也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

    “爷爷,仇七就是南宫木。”燕修解释道。

    “什么?!”燕千里一惊。

    “仇七就是南宫木?!那这棵树……是神树!这棵树是南宫世家的那棵神树!”沐清风在听到燕修和燕千里的话后,再看眼前的红色巨树时,眼睛也突然间瞪圆了,因为,他已经看了出来。

    虽然,眼前的神树颜色已经变了,不再是天禅山上的那棵雪白的神树,而是完全变成了如血的鲜红。

    但是,神树的树枝还有上面那一朵朵血红色的花朵……

    却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样子。

    而且,最主要的是,南宫木还与红色神树融合在了一起,这一切的种种,已经足够让沐清风察觉到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为什么南宫木可以与神树融合?

    “为什么南宫木可以和神树融合?”沐清风不明白,那可是炎帝亲手种下的神树啊,连接着神,妖,魔三界的神树,其中蕴含的力量,何等的恐怖。

    “是血祭图,以血祭图为引,便可以将神树的力量融合到人的身体。”方正直将他所猜到的说了出来。

    倒并不是因为他刻意的给沐清风解惑,而是因为沐清风对这个世界的历史的了解,比他要多得多。

    “以血祭图为引……融合神树?!”沐清风听到这里,眼中也是无比的惊讶,他猜到了一些,可是,却没有想到一切都是真的。

    而在沐清风和方正直对话的时候,妖魔两族大军却是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下意识的,他们都是往后面退出半步,避开与红色神树靠得太近。

    因为,他们都听到方正直和沐清风的话。

    而且,就在刚才……

    他们还亲眼看到,红色神树杀了麟雨。

    “南宫木就是‘仇七’大人?!”

    “他不是人类吗?”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统领我我们妖魔两族的是一个人类?!”

    “我们被利用了!”

    妖魔两族大军一下就愤怒了。

    就算南宫木再强,甚至于南宫木可以杀了方正直,但南宫木终究是人类,妖魔两族大军是绝对不会允许一个人类统领他们。

    “方正直,没想到你都死到临头,还在这里玩挑拨离间,难道,你以为你设计诱我杀了麟雨,就会得到信任?还是,你觉得我们妖魔两族都是傻子?”南宫木的声音打断了妖魔两族大军的议论,同时,一只手也慢慢的从红色神树的树干中浮现出来。

    惊悚的一幕。

    但是,却让原本议论纷纷的妖魔两族大军都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是了,是方正直用轮回天道的移形换影害死了麟雨大人!”

    “‘仇七’大人只是误杀!”

    “方正直过家伙一向无耻,没想到居然又想用挑拨离间计,我们差一点就上了这家伙的当了!”

    妖魔两族大军自然是不愿意相信方正直的话,毕竟,方正直的前科实在太多,什么挑拨离间计,反间计,简直数不胜数。

    “可是,这棵树确实和南宫世家的那棵树长得一样,要如何解释?”一个参加了天禅山一战的妖族开口问道。

    “一棵是白色,一棵是红色,怎么一样了?”另外一个提出了质疑。

    “你们猜的没有错,这棵树就是南宫世家的神树,但是,这棵树现在却属于我‘仇七’,因为,南宫天和南宫浩已经全部死在了我的手里!”南宫木没有去否定神树的存在,反而是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墓星等三名神境强者也在此刻点了点头。

    毕竟,‘仇七’的能力他们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点,是一种可以强行夺取别人能力的存在。

    “妖尊和魔尊大人们都点头了,肯定不会有问题!”

    “是了,没有错了,南宫木早在天禅山一战中就死了,只有南宫天和南宫浩没有死,但是,南宫浩已经身受重伤,是‘仇七’大人杀了他们,然后,再用死亡气息获取了他们的力量!”

    “原来‘仇七’大人杀了南宫本和南宫浩啊!”

    妖魔两族大军看到墓星等三名神境强者点头,也终于有些信了。

    当然了,无论是墓星等三名神境强者,还是妖魔两族大军的心里,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就是此时此刻,他们最好的选择便是相信。

    原因很简单……

    现在的他们,暂时还无法与“仇七”对抗。

    既然无法对抗,那么,选择相信自然就是最正确的选择。

    “果然是不承认吗?”方正直在看到南宫木重新罩在黑色斗蓬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

    他很想说一句,不承认就打到你承认。

    可是……

    他做不到啊!

    手里没有无痕剑,根本就斩不断神树的树枝,连树枝都斩不断,又怎么可能斩得到南宫木呢?

    有些无奈。

    因为,再争辩下去意义并不大。

    不过,幸好方正直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他说这句话的目的,只是告诉沐清风和墨山石等人而已。

    至于沐清风和墨山石等人信不信。

    那就不需要猜了。

    肯定信!

    “方正直,你真的确定‘仇七’就是南宫木?”墨山石的声音很不巧的正好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方正直顿时就有一种吃了只苍蝇的感觉:“墨谷主,别以为你是前辈,我就不敢打你,这种话需要问吗?”

    “打我?行啊,但首先你得打得过南宫木才行!”墨山石倒并没有因为方正直的无理而生气,反而是若有所指的说道。

    “沐阁主,有什么办法对付这棵树吗?”方正直并没有再理会墨山石,而是看向陷入沉思的沐清风。

    “我对这棵神树的了解,并不多……”沐清风摇了摇头,然后,也叹出一口气:“其实,关于这棵神树了解的信息,我有大部份都是听另外一个人说的,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她已经死了……”

    “死了?”

    “是的,她就是凌云楼的前任楼主!”

    “凌云楼?!”

    “嗯,我猜测她应该将神树的一些内容记载在了凌云楼中,只是很可惜的是,我并没有机会到凌云楼的藏中去观看。”

    “……”方正直有点儿无法。

    所以,说了半天,到头来还是没有一点卵用,难不成,要跟南宫木说一句,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一趟凌云楼查个资料,查完再来打?

    “无须这么麻烦,就是一棵树而已,现在我们还剩下四个,四个打一个,有胜算!”燕千里显然是战意十足。

    “嗯,我们上吧!”平阳同样一脸兴奋。

    “上?上你……”方正直后面的“上你妹”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燕千里和平阳就已经一前一后的冲了上去。

    很显然,平阳已经跟在燕千里后面找到了自信。

    但是,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自信的。

    “唰!”

    “唰!”

    几根红色的树枝在燕千里和平阳冲上去的一瞬间,也动了,迎面便朝着燕千里和平阳一起刺了过来。

    “沐阁主,这后面还有路吗?”方正直的额头上顿时冷汗直落,一边立即用轮回天道包裹住燕千里和平阳,一边也朝着身后喊道。

    “什么?”沐清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问你后面还有没有可以走的路!”

    “路?这个我……不确定。”沐清风实话实说,他是真的不确定,因为,按照他上次探查的结果而言,后面应该是没有路了。

    但是,刚才离开的六个人,却又至今未归。

    如果按照正常而言,那六个人跑了没有路的时候,就该又转身回来才对,这么久没有回,多少有些古怪。

    “不确定?!”方正直有点儿想骂人了。

    “是啊,后面是一处断崖,但是,却是朝着天际的断崖!”沐清风将他上次探查到的景象说了出来。

    “断崖?”方正直还准备再继续问下去,可是,燕千里和平阳俩个人的境况却已经让他无法再分散精力了。

    因为,俩个人都被逼入到了绝境。

    虽然,方正直用轮回天道不断的变幻燕千里和平阳的位置,让他们俩个人闪避了几次树枝的攻击。

    但是,随着树枝越来越多,方正直的额头已经冒汗。

    不行。

    再打下去,一定会被完全困死。

    方正直能看得出来,南宫木似乎并没有要马上置燕千里和平阳于死地的意思,感觉上更像是在做着一个牢笼。

    一个要将燕千里和平阳困住的牢笼。

    其目的……

    自然是要逼方正直不得不出手去救,最终也同样陷入到牢笼之中无法逃跑。

    怎么办?

    进,根本打不过,死路一条。

    退,又是断崖!

    而且,最主要的是,在他的后面,还站着一大批瞪着眼睛的人类联盟弟子,这些人,根本就跑不快啊。

    莫名的,方正直有一种感觉,似乎回到了前世的三国时代,刘备在荆州时落难,被曹操派兵追杀,而刘备则是拖着十万百姓步覆为艰。

    我特么要成刘备了吗?!

    可我的常山赵子龙呢?我的军师诸葛亮呢?还有,我那个过五关斩六将的关云长以及长板坡上一声吼的张翼德贤弟呢?

    等一下!

    我好像不是刘备!

    而是项羽,遭遇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的项羽。

    只是我的虞姬……

    方正直的目光看了看前面激将的平阳,又望了望身后不远处一脸紧张的乌玉儿,最后,竟然还在云轻舞的脸上停顿了一下。

    咦?

    我好像真的有一个虞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