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门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友谊的小船,翻了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方正直现在就有着深深的感触,只是,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好心好意的来补上最后的一击,怎么就作了孽了?

    当然了,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方正直现在想跑也基本上没有机会了,那股吸力的庞大程度远远超过他的预计。

    到了这一刻,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在一拳轰向天行脸上的时候,天行竟然完全没有去闪躲。

    恐怖的吸力,如同无形的巨手一样拉扯着他,使得方正直不得不放弃了风度,一只脚死死的勾住青石门右边的人形雕塑。

    “方正直!”池孤烟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也很快的出手了,巨大的虚影瞬间展开,一条蛇尾直接缠在了方正直的身上。

    而与此同时……

    一指也直接再次点向青石门。

    “轰!”一声巨响,青石门发出一阵剧颤,看起来就像是遭受到了一种极为恐怖的打击一样。

    “快,快将青石门关闭!”沐清风说话的同时,也再次出掌拍向青石门。

    这也使得周围的那些弟子们瞬间反应了过来,现在要救下方正直,唯一的办法便是将青石门关起来。

    方正直突然有些感动。

    原来,这个世界上也不是所有人都想着让自己死掉,当然了,在感动之余,他又有些郁闷。

    郁闷的并不是自己快要被吸进去了。

    而是,有一块被星辰风暴卷起的陨石好像朝着他飞了过来,而且,越飞越快,位置正好是他那张帅气的脸。

    “打人不打脸,懂吗?”方正直觉得一个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也绝对不可能被一块石头砸在脑上。

    但是,他动不了啊。

    他除了能用脚死死的勾住青石门旁边的人形雕像,全身上下根本连动弹都不敢动弹一下。

    没有办法。

    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眼看着陨石越飞越近,方正直也咬紧了牙关,将脑袋一低,直接就用头顶撞在了那块陨石上。

    “轰!”

    一瞬间,方正直感觉看到了满天的星星,每一颗星星都在他的眼前转啊,转啊,如同跳着欢快的舞蹈一样。

    接着,他便感觉眼前的世界变得有些黑了下来。

    只是在世界黑下来的一瞬间,方正直却隐隐的看到了一个影子,一个在青石门内,正漂浮在星空中的影子。

    当然了,还有一双眼睛。

    一双金色的睛睛。

    “轰隆!”在方正直的目光注视在那双金色眼睛的一瞬间,他居然有一种灵魂被雷给劈了一下的感觉。

    然后……

    便没有然后了。

    眼前一黑,他便感觉被一个身体给抱在了怀里,有些柔软,还有着一种芬雅而又幽静的清香。

    ……

    方正直做了一个梦。

    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他仿佛看到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无数的星辰从巨大的裂口中掉落,化为陨石,砸落在地上。

    还有着一只只神态各异的妖兽,鲜艳的鲜甲,妖异的面孔,血红的眼睛,还有锋利的獠牙。

    鲜血,火光,洪水……

    袭卷着大地。

    这是一场灾难,真正的灾难,熊熊的烈火灼烧着大地,烧光了树木,烧黑了山头,无数的妖兽在火光中纵横,屠杀着人类。

    就在人类几近灭绝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天际,瀑布般的黑发,雪白的长裙,君临天下的气质。

    这是一个女人。

    一个并非蛇尾,而是赤着双足的女人。

    而在这个女人的身后,还跟着无数的身影,铺天盖地,每一个人的身上都闪烁着各种各样的光芒。

    在女人的带领下,这些人前赴后继的冲入天空中那个巨大的裂口,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着无比的坚毅……

    ……

    梦醒,方正直的眼前同样站着一个女人,一个背对着他的女人,站立在窗前,粉红色的长裙落在干净的木地板上。

    明媚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将窗台上的两朵紫色的花朵,和女人的身影,一起在地上照出一道黑色的影子。

    这一幕,很美。

    最少,方正直感觉有些心旷神怡,只是,脑袋似乎还有隐隐有些微微的疼痛,算是唯一的美中不足。

    “醒了?”女人在这个时候缓缓转身,秀丽的眉毛,明亮的眼睛,还有粉嫩如花一样的嘴唇。

    没有了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傲与冷漠,现在的池孤烟,很平静,平静得就像是一汪碧绿的湖水。

    “嗯,这里是?”方正直点了点头,目光再次看了看周围,他发现这里是一间木屋,很清静,也很简陋。

    除了一张桌子,两个凳子之外,便只有堆满了屋子屋外的花与草,然后,便再也找不到太多的东西。

    “天道阁,我住的地方。”池孤烟一边说的同时,也一边走到了桌前,然后,又将桌上的茶壶提起,将水倒入木杯之中,接着,慢慢的走到方正直的床边,将木杯递到了方正直的面前:“花茶,我做的。”

    “你就住在这里?”方正直接过池孤烟递过来的花茶,看了一眼,里面的花正在茶水中缓缓的舒展开来,很鲜艳,还有着淡淡的清香。

    放到嘴边,小小的饮了一口,慢慢吞下,如同干涸的河中流入一股清泉,淡淡的花香弥漫在舌尖。

    “嗯。”池孤烟点了点头。

    “燕修怎么样了?”方正直刚准备从床上站起来,然后,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上好像没有穿衣服,无奈之余便又将身体缩回了被子里。

    “十天前就醒了,师尊要收他为弟子,但是,燕修拒绝了。”池孤烟似乎早就猜到方正直会这样问,便也直接说道。

    “拒绝了?为什么……等一下,你说十天前?!”方正直有些不太明白,可很快的,他也反应了过来,整个人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

    十天……

    那我晕了几天?!

    刚准备再问,他也发现池孤烟的目光有些不太对劲,虽然依旧平静,但是,脸上却明显的升起一抹红晕。

    就如同朝阳初升的鲜红一般。

    “……”

    “等一下,我好像没有穿衣服!”

    ……

    方正直有些无奈的接受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在天道阁中已经晕迷了足足半个月的时间。

    当然了,这个事实并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一睡半个月。

    便等于他的生命最多还有三个半月的时间可以活,而且,这还是在没有任何意外情况发生的条件下。

    因为,谁也无法确定,他就真的可以活满到三个半月的最后一天。

    “我得要走了,沐清风呢?他还答应了我一个条件,走之前,我得要见他一面!”方正直开口说道。

    “师尊受了一些伤,估计最少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才可能会出关。”池孤烟说到这里也顿了顿:“不过,你的条件我已经帮你提了,在天道阁中居住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内,你拥有长老的权限,可以进出长老所能进出的任何区域,包括藏,还有圣雨池,另外,还有一瓶‘天灵丹’,一块天道阁的弟子令牌,一件破风甲,一头雪鹰兽,还有……”

    “你这算是出卖天道阁了吧?”方正直看着面前的池孤烟,他突然觉得,如果池孤烟无耻起来,比自己明显还要无耻百倍。

    先不论长老权限这种狮子大开口的事情,单是进入圣雨池,还有那什么破风甲,雪鹰兽,天灵丹……

    这些东西,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最主要的是,池孤烟居然还帮自己要了一块天道阁的弟子令牌。

    果然,跟沐清风这种老狐狸谈判,有一个像池孤烟这样的“内奸”,绝对可以达到一个要求的最大化。

    “一个月的时间,你已经用掉了半个月,剩下的半个月,你可以去藏看看,半个月后,师尊出关,你就可以与我一起进入圣雨池了。”池孤烟并没有回答方正直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

    “圣雨池?”方正直眨了眨眼睛。

    “嗯,每一个天道阁的弟子,在到达轮回境后,都可以拥有一次进入圣雨池的机会,所谓圣雨,便是甘露,由九百九十九种最珍贵的药草炼制而成,只要进入圣雨池,便可以饮甘露之水,沐甘露之雨,观九重圣图。”池孤烟解释道。

    “九重圣图?”方正直再次眨了眨眼睛。

    当然了,他必须要眨眼睛,毕竟,真让他问出来,九重圣图是个什么东西,面子上还是有些不太好看。

    “是的,一图一重天,天道阁的历史上,能上到第七重天的人共有四十九人,第八重天的人有七人,第九重天一人。”池孤烟再次解释道。

    “你知道,南宫浩……上到第几重天吗?”方正直点了点头,然后,脑海中也莫名的出现了一个身影。

    “第八重。”池孤烟想也没想便直接回答道。

    “……天道阁的历史上只有七人上到第八重,南宫浩竟然就是其中之一?”方正直的心里微微一颤,然后,一种强烈的感觉也从他的心里升起。

    虽然,青石门已经关闭,而且,还被伏羲谷长老谷圆亲手布下阵图封印了起来,可是,在听到南宫浩上到第八重天后,他却隐隐有着一种感觉。

    南宫浩……

    很有可能并没有死!

    “南宫木已经离开天道阁了。”池孤烟看到方正直没有再说话,也慢慢的踱到窗边,缓缓说道。

    “嗯。”方正直点了点头。

    对于南宫木的离开,他的心里自然是可以猜测得到的,毕竟,南宫浩的事情发生后,南宫木是不太可能继续待在天道阁之中的。

    “他在走之前,留下了一句话。”池孤烟再次说道。

    “噢?是说他要去的地方吗?”方正直的目光看向池孤烟,心里也在猜测着,南宫木或许应该是留了一个地址给自己。

    “不是,他的话是留给彦庆的。”池孤烟摇了摇头。

    “嗯?”方正直诧异。

    “南宫木说你曾经打败过他,并且告诉彦庆,他并不是你的对手。”池孤烟说完后,明亮的眼睛中,也闪过一抹星辰般的光芒。

    “……”方正直的嘴唇动了动,一瞬间,他竟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只有一种感觉,果然,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什么好人了啊,说好的朋友呢?说好的友谊小船呢?说翻就翻吗?

    “对了,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彦庆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小院门口的大树下面等你,已经等了有半个月了。”池孤烟说到这里的时候,嘴角也微微扬了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就如同鲜艳的花朵,终于盛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