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侠行天下 > 第十五章:眼眸与影子
    轰然巨响,龙角双翼男子与郝启对拼一记,出乎龙角双翼男子预料的,手掌相接处,巨大的力量猛的爆发,但是这股力量却仿佛还有余地,所以他只是被震退了一小步,他与郝启的手掌依然相连,但这并不是结束,短短一瞬间,更加巨大而内敛的力量直接压入他的手掌和臂骨,并没有惊天动地的巨响,但是龙角双翼男子的手掌和臂骨却寸寸如泥一样开始松软打烂。

    “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

    一招之后,龙角双翼男子双手垂落,整个人却仅仅只退了不到十步距离,这一切的发生都只在弹指之间,一掌之后,龙角双翼男子本能的就要后退和呼喝,在其周围有数头暴级生物,他自身更是有着权柄,但他还没来得及做出这一切,这个瞬间他看到了郝启的眼神……

    近在咫尺,人尽敌国!

    十步之内,生死天涯!

    他会死!看到郝启眼神的同时,这道明悟就出现在了他心中,几乎是本能的,或者是权柄中的威能,让他停下了所有动作,只是一心聚在了权柄之上。

    在整个世界即将在霎那间陷入到沉凝,郝启的我式已经将要发动的瞬间,这龙角双翼男子浑身血红色气息猛的爆发,直冲出数丈开外,这血红色气息似有异常,周围的两名内气境立刻本能的避开,而郝启本打算发动的我式被这血红色气息一冲,一时间发动时间也被迟缓了下来。

    这事前所未有,但是郝启接受过潘流海的武道传承,自然也知道这情况,这是武道相冲,心相级及以上战斗时都会发生,至于神相级战斗时更会有神光对冲,彼此之道的战斗,而这血红色气息扭曲,混沌,大恐怖都在其中,与郝启在太古时代大破灭,乃至更早地球见到的那负面神毫无差异,只是现在郝启已经武道升华,自身已经踏入到了心相级,却是多感应到了一些。

    这扭曲,混沌,大恐怖的血红色气息之中,居然隐隐有那么一丝的宏大至阳,如天如阳的气息在其中,虽然只有隐隐一丝,甚至连一丝都没有,仅仅只有那些微的气息在其中,但就是这么一缕宏大至阳,如天如阳的气息,立刻就镇压住了所有血红色气息的扭曲,混沌,大恐怖,虽然外在表现依然如此,但这就让这龙角双翼男子有了神智,这就是质一样的变化。

    这时龙角双翼男子身上血红色气息冲出数丈,一下子让郝启的我式迟缓,他就得了这生机,当即一声嘶吼跳到半空,身后翅膀挥动就飞了起来,但是气机感应下他依然觉得危险彻骨,生死危机还并没有彻底解除,而这时心中一道明悟,他终于知道另一权柄是如何陨落的了,就是这杀机,他传承自其主其父的记忆中也有提及,这是侠意侠行,人类第二罪朝颇为盛行,正所谓近在咫尺,人尽敌国,十步之内,生死天涯……他逃不脱,还没等他变身就死了,至少凭他自己的力量逃不脱!

    所以……

    “我主我父,求你垂怜……”

    龙角双翼男子在这生死危机下却忽然闭上了双眼,嘴里念叨着,气机交感下,郝启正要立刻出手,但是一种生死感应让他停下了手来,莫名的甚至还退了两步,再看时,就看到龙角双翼男身上的血红色气息猛的大涨,数十丈,数百丈,直通达天上,将血红色的天空猛的一冲,就见得那天空顶端裂了开来,在那外的形象普通人就再也看不到了,甚至许多人只是一看就晕死过去,唯有一些武者看了一眼就浑身颤抖冷汗的偏移开了视线,若是再看一眼他们也会直接晕死过去。

    郝启却是可以看,他有些愣神的看着天顶,见到了那外,这还没什么,但仅过了一两秒,就看到那裂开的天顶处有血红色气息向下冒出,接着,一颗巨大无匹的龙眸就出现在了天顶,这龙眸巨大无比,几乎将裂开的天顶占据了三分之二,光是视线来称量都有上百公里的长度,这眼眸一出现,下方的一切都逐渐变得了沉凝,不是郝启武道武功发动的时间,空间等等沉凝,而是一股威势暴起,压得所有等级生物停息,连人类都感觉到了大难临头,仿佛世界末日一样的灾难降临,一时间甚至连动作都不敢,生怕一个动作就引来灭顶之灾。

    这眼眸来回晃动了一下,接着就盯向了龙角双翼男子,接着再看向了郝启,而看到郝启的一瞬间,这龙之眼眸猛的一缩,接着天顶还没裂开处顿时寸寸裂痕,仿佛天顶如同玻璃一样产生了裂痕,似乎整个天空都要彻底崩裂开来一样。

    郝启也感觉到了大危机,生死间的大恐怖,被这龙之眼眸盯上时就有了,但他可不是普通武者,心性也不是普通人,在这一刻,他胸中自有傲气侠气暴起,那怕被这龙之眼眸的万钧巨压临身,他也挺身,抬头,举掌,虽无法攻击到天顶,但是他也准备发动反击,决死一击!

    我可以被杀死,但是不能被吓死,神都不能!

    就在这天空如同玻璃一样渐渐裂痕,就要破碎时,忽然郝启身体中一点微微亮光闪烁,这亮光并不来自其肉体,更非其魂魄,甚至不是其武道,而是更深层次的存在,难知难明,这光一出,只是一闪就消逝,而这光不为所有人所见,不光是周围人,郝启,甚至连天上的龙之眼眸都见不到,而就在这光微微一闪间,整块亚西大陆就有了一种奇特的波动,这依然不为外物任何存在所见,高于其,超越其,只是波动一瞬间,接着在郝启,龙之眼眸之间就有一道影子出现。

    这影子实是虚弱,只有点点虚影,但就是这虚影显现瞬间,天地间的威压立刻就止,天上的裂痕也迅速弥合,不单单如此,面对着天顶裂痕处的龙之眼眸就是一指,一指之后这虚影立刻消散,这过程只有寥寥数人看到,至于那一指就不行了,甚至连郝启都看不清楚,只觉得眼前一花,天空上的裂痕就已经消失不见,就仿佛那道虚影都是幻觉一样。

    但那绝对不时虚影!

    虽然只是淡淡虚影,甚至认真来说只是虚影都无,但是这虚影一出来就镇压天地,甚至更为久远宽广,根本无法言说的整个外都产生了反应和变化,只是郝启他们层次太差根本感觉不出,至于能感觉出的存在……

    郝启就看到天空那只巨大无匹的龙之眼眸中心有一丁点的漆黑,紧接着这漆黑迅速扩大,短短数秒间就侵染了整个眼眸,再接着这颗巨大的眼眸猛的爆碎,隐约间仿佛还可以听到一声足以震碎这方小天地的巨吼声,但这已是无用,眼眸破碎消失,天空裂痕复原,现场只听到那龙角双翼男子大声悲戚,大声呼喊,脸上更是血泪直流,紧接着他盯向了郝启,眼中满是难以言说的刻骨仇恨与大恐怖。

    “果是大道之所钟,连我主我父都……不!不光是大道,那是……”

    龙角双翼男子的凄吼猛的一停,脸色涨得通红,仿佛有什么脏话欲骂,但是又不敢的样子,甚至还要勉强摆出一副尊崇的样子,一副狂怒悲伤,一副尊崇跪舔,两者相加在一起,这样子实在是让人恶心。

    郝启全程看过了这一切,那个虚影虽然只是一点,但明显是个人形,他也有一些熟悉感,再仔细一想就似乎明白了,这估计是某人的暗手,甚至连暗手都算不上,估计真的只是影子罢了,但想那人的地位与层次,称之为至上也不为过,那怕只是虚影估计都是他难以想象的大神通,至于龙角双翼男子的跪舔表情,这实在是太容易解释了,那龙女口中的大道啊,天道啊什么的,郝启虽然不知道具体,但他前世看过这么多的小说故事,猜都能够猜出个大概来,至于那人,可以将一个多元宇宙终结再开辟,层次高得夸张,难以想象,连多元宇宙都可以想终结就终结,想开辟就开辟,那在多元宇宙里的所谓天道大道什么的还不是生死由他?那不跪舔干嘛?

    这龙角双翼男子脸色变了又变,又小心又狂怒又恐怖,在半空中挣扎了数秒,他身上的血红色气息依然没有放下,只是转头对着郝启说道:“傲慢,今天就算平手,你必要得意,即便有了……的关注,但你们依然获罪于天!”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当空飞走了,即便飞到半空数百米乃至上千米高度时,他身上的血红色气息依然没有收回体内,看得郝启真是无语,然后他就听到了这龙角双翼男子最后的声音。

    “这次算是平手!我……”

    “还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