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阴阳同修 > 第3314章
    “可是,这未免跳过凶险了,按照你先前说的,若是入海,恐怕……”项籍眉头紧皱,显然对此极为担心。

    “渴死如果不入海查看的话,如今确实没有问题,但是之后更加深入的话,我怕有变数,如果查清楚海里的情况,这样我们就多了一分生还的机会。”楚易轻轻一叹。

    这一次是他太过大意了,以为只要依靠洋流,就可以顺利进入“恶魔岛”,自己对于幻境无惧,可是如今因为进入浓雾的自己人太多,反而使得自己一方变得危险,这实在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

    “可是如果海中太过凶险,你一进入,无法上船,那样的情况,你考虑过吗?”东方赤说道,神情凝重,如今必须去争取这一线生机,可是如果太过冒险的话,东方赤依然不愿意楚易进行,因为目前对于浓雾后面的危机,也是属于他们的推测,如果后面无事,这样白白让楚易入水,实在是将他推入危险的境地之中。

    “据我所知,老项可是带了金龙筋。”楚易微微一笑,看向项籍。

    “绑着你入水?”项籍从腰间取出金龙筋,“此物乃是皇级金龙死后,所取出之物,昔日曾经经过大能炼造,可以说无比坚韧,我想以此物绑在楚易的腰上,进入水中,如果楚易拉一下金龙筋,我们立刻把他拉上来,或许倒是可以保证他的安全。”

    “必须要试一试,而且我的肉身极为强悍,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楚易安慰道。

    谢灵运和东方赤相视一眼,又看到项籍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心知对方明白楚易已经做出决定,极难更改,所以只能够选择全力配合。

    “明白了。”两人无奈道。

    “这已经半天的时间过去了,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如何?”孙思邈皱着眉头,无奈说道。

    “又发现了七艘船,还没有发现我们今天派入探索船。”*的脸色也是发沉,“这些船,大部分和先前那两艘一样,都是遭到攻击,可是有两艘,居然是一艘船的人,自相残杀!看来,我们全部都低估了这个幻阵!”

    “什么!”孙思邈的手一抖,“怎么会这样!一艘船的人,都互相攻击,这样,哪里还有什么活路!”

    一干宗门长老的神情都显得无比难看,原本以为可以成功进入“恶魔岛”,可以救回先前进入的人,还能够探索“恶魔岛”,甚至发现什么隐秘和珍稀之物,可是如今看来,甚至有可能,这一次进入的人,也再难以出来!

    会稽城内,拓跋宏路将手中的密信,递给了书房内,其他门派的长老,几位长老互相传看,脸上皆是浮现出喜色。

    “恭喜拓跋先生,这一次,这楚易恐怕是必须无疑了!”一名长老一脸振奋的说道。

    “哼,这个无知小儿,难道就认为进入‘恶魔岛’如此简单,在听到他的办法的时候,我是觉得此子聪明,但是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只想到了一点,如果只是这么简单,我们那些进入的人,又怎么会想不到?”拓跋宏路冷笑道。眼中闪现出寒意。

    “楚易这次死了,族长也可以安心了。这楚易一直与我们拓跋家族作对,这一次,死在自己的手上,谁还敢说我们拓跋家族什么!”拓跋律的声音传来,他在今日之内,才赶到这里,没想到,居然就见到了这个好消息,先前楚易可是让他丢了好大的面子,如今那些往日与他吟诗作对,喝酒游玩的人,可是与往昔不能够比拟,而拓跋家家族族长也是命令他来到这里,跟着拓跋宏路学习一段日子。

    “律儿,先前你遭到楚易的暗算,这次就跟在我身边好好的学,楚易此子如今恐怕是回不来了,不过你先前情报汇报,此人先前在皇城内一直住在太子东宫?”拓跋宏路看了一眼拓跋律,对于他这个侄子,他一直极为满意,只是先前在京畿城的事情,他的处理,让他觉得自己还是要好好打磨他一番,毕竟拓跋律可是他们这一支的拓跋九子之一,自己的亲侄儿,现存九子之中,如今最有希望继承拓跋家族家主之位的人!

    “确实如此,先前侄儿分析,应该是因为楚易他们与前太子姬轩交厚,一同在裂缝空间内冒险,他更是拼命带回了姬轩的尸体,虽然说不知道姬轩究竟是怎么死的,但是这份情谊,能够入住东宫招待客人的宫落中,也是正常,毕竟我们的天子,可是最会笼络人心的,楚易,四宗三绝,他不可能不笼络。”拓跋律冷声说道。

    “可是后面的消息是,四大尊者也入住了东宫,这就有点不同寻常了。”拓跋宏路的眼中精芒一闪,“这四个家伙,青龙尊者如果是带那位小皇子回来,那没有问题,白虎尊者一向坐镇道宗,不过他的性子喜欢四处晃荡,出现也没有错,朱雀出现本是意料之中,毕竟他是儒宗之人,最重礼,可是连玄武这个老不死的家伙,居然也出现,这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他一向可是缩在他的壳中,就算是阴阳山极为危险,他这一脉,都很难出现,他居然跑出来?此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叔父可是发现了什么事情?”拓跋律闻言脸色一变,他先前也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可是却觉察不出什么,但是如今听了自己叔父拓跋宏路的分析,才让他真的觉得,这个事情,太过诡异。

    以四大尊者的身份,住太子东宫?

    这四人的身份足以以国主的身份对待,安排一个单独的宫殿也不为过,可这次的安排,未免太低了一些。

    其余隶属拓跋家族的门派长老们,各个都低下头,闭口不言,两个拓跋家族极有身份之人交谈,他们还远远不够资格插口,先前那般只是在喜事上,自然无妨,如今所交谈的事情,他们的身份还不容许,他们谈论,而且谈论四大尊者这样禁忌的人物,他们还不想嫌命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网),最快更新!无广告!